第八章

错误举报

上图的“进入阅读模式”是360的不建议大家点,点了后可能进入乱码模式。

    上午班主任宣布了一件事,惹得全班男生集体沸腾。

    是周一班里男生和体育老师提起的关于篮球比赛的事情,那天上完体育课后体委兴冲冲的带着几个男生就杀进了班主任的办公室,满腔热血的诉说着自己的计划。

    周意他们班主任是教数学的,是个年级比较轻的男人,时而严肃时而幽默。他当时听完男生们的想法笑得很大声,拍拍比他个子还高的体委说:“行,这个都好商量,这样吧,看你们月考,考的好立马就给你们整。”

    男生们一瞬间蔫儿了,班主任又说:“行行行,我等会去和各个班级的班主任商量一下。但是你们几个能不能用好好上课来回报我?”

    男生们拍胸脯保证,称兄道弟的说:“老班,咱俩谁跟谁,一定给你面子!”

    “少和我套近乎,刚开学呢,作业都做的啥?”

    “刚开学,没状态,但我们马上就有状态了,是不是,兄弟们?”

    班主任被气笑,拍了几下他们脑瓜子。

    当时回到教室后体委和几个男生还绘声绘色的形容了下在办公室里和班主任对话的场景。

    映着夕阳,教室里一团哄笑,打消了黄昏的困意。

    上午那会儿,刚出完操,大清早的,气氛还有点散。

    班主任咯吱窝夹着书进来,扫了一圈底下,开玩笑说:“一个个怎么回事,做个早操跟要了命似的,平常体育课不好好锻炼是吧?看看你们,高一刚进来的时候动作一是一,二是二,现在跟得了软骨病一样。”

    底下有男生拿本子扇风,接话道:“老班,好好珍惜现在的我们,明年我们就直接瘫痪了。”

    班主任笑,“好的不学就学坏的,他们高三有些同学都不出操,这可不行啊,等明年你们谁这样我削谁。来来来,都打起精神,集中注意力,我要开始讲课了。”

    ‘高三’这个字眼拉回了点周意的思绪。

    段焰应该就是那不出操里的一个吧,因为她没在几个高三班里找到他的身影。

    像他那样的个子一般都会站在队伍的末尾,做转体动作时周意确认了好几遍,她看见了那天和他一起吃饭的胖男生与笑容阳光的男生,顺着那条队伍,从尾巴找到头,都没找到段焰。

    她以为他没来学校或者被叫去谈话了。

    现在听班主任一说,应该是自主不出操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样的话,刘宣平会不会又说他?他在教室里干什么,睡觉吗?

    他昨晚陪他外婆过生日开心吗?

    周意慢腾腾的翻开数学书,手掌顺着书页来回压滑了好几下,每一下都在暗示自己现在应该敛起心思,专心准备上课。

    准备好时只见班主任在黑板上写下了三个大字:篮、球、赛。

    大家先是一懵然后男生们兴奋的鬼哭狼嚎起来,女生们相互对视,很小声的揣测着。

    班主任双手撑在讲台上,说:“黑板上这个东西,月底考试后开始。”

    短暂的安静过后又是一阵欢呼声。

    班主任:“考试成绩前三的班级,能获得额外的一场加时赛。”

    大家:“”

    班主任:“这次比赛如果我们班前三,我自己掏钱带大家去看电影,外加大家一顿肯德基。”

    “我去!老班,牛!”

    “你就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

    “大家冲啊,谁现在开始不读书我就弄谁!”

    有女生怼道:“就光会嘴巴说,自己快把高一落下的集合弄清楚吧。”

    男生没生气,把书一拍,“等着,看小爷这次考试怎么超越你。”

    “哈哈哈哈。”

    陈佳琪也没忍住,用书挡住脸偷偷转过身朝周意挤眉弄眼,“班主任为了个月考疯了吗?还是他中彩票了?”

    周意撑着下巴,笑着摇摇头。

    她不知道班主任到底怎么想的,但是在男生们疯狂呐喊的那一刻,她看到班主任是发自内心的开心,透过他的眼神仿佛能追溯到他的十七岁。

    那段焰呢?他去年听到要打篮球赛的时候也是这么少年意气吗?

    这个话题一直延伸到中午,铃声一响,大家一如往常的冲出教室门,只不过路上都是男生们讨论篮球赛的声音。和隔壁的遇到还会吹上几句,大家谁也不服输,一口一个到时候你们班等着。

    其实不止他们班在听到班主任宣布的时候欢呼,在他们上其他课时就听到别的班级此起彼伏的惊喜声。

    少年们对篮球真是有种莫名的热忱。

    陈佳琪很不理解,在去校外吃饭的路上没好气的说:“不就一个比赛嘛,我耳朵都要长老茧了。还好我们是单排的座位,如果萧宇或者那些男生谁做我同桌,真的很烦诶,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比我婶婶还能说。”

    周意笑她,“今天怎么火气那么大?”

    陈佳琪挠了下耳后,“不知道,大概是因为那个来了?”

    “有可能。”

    突然,陈佳琪后肩被撞了一下,她整个人往周意怀里扑,周意反应很快的扶住她。

    撞到人的萧宇连忙道歉,陈佳琪板着脸,气呼呼的样子像一只炸毛的猫。

    萧宇眨了下眼,“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怎么像要吃了我一样,真不是有意的,等会儿给你们买炒冰沙赔罪?”

    陈佳琪脸更冷了,“不要,我们不吃。”

    萧宇和另外一个男同学并排走着,这一撞,变成四个人并排走,他微微往前弯腰,视线在周意和陈佳琪之间流连。

    最后笑眯眯的说:“那买奶茶?”

    陈佳琪:“你很奇怪啊,干嘛非要请我们吃东西,你暗恋我啊?”

    萧宇僵了一下,随后噗嗤一声笑出来,摆手道:“哪敢儿啊,算了,不吃就算了,我们先走了。”

    他搂上自己的好哥们儿说着陈佳琪听了一上午的篮球话题往前走。

    没走两步,他又回头,像是想起什么很惊讶的说:“诶,你们怎么今天去外面吃啊?”

    周意微微张了下嘴,回答道:“吃了一年食堂有点腻了,想去校外看看。”

    “嗷~行,推荐你们吃那个韩式炒饭,性价比贼高。”

    周意嗯了声,胳膊肘捅陈佳琪,轻声道:“吃不吃炒饭?”

    “吃吧”

    “你怎么还是那么不开心啊?”

    陈佳琪看了眼周意,深叹一口气,“好吧,其实我觉得是因为我来了那个,再加上语文课默写有一句诗忘记了,心里就格外烦躁。我本来不想和你说的,想默默承受,但我果然还是不够成熟。”

    周意回想了下过去一年陈佳琪的学习状态。

    陈佳琪理科好一些,文科大多是死记硬背的东西,她总是忘记那个忘记这个,导致英语和语文经常出错。性格也不是逼着自己学习的那种,和多数学生一样,得过且过,题错了就懊悔,题对了就庆幸。

    周意试探性的问:“早上你背的挺好的,今年高二了,基础再打不好高三会比较吃力,要不要一起好好学习啊?”

    陈佳琪觉得一整句诗想不起来是默写中的顶级耻辱,她愤愤点头,发誓说:“我等会就多买点笔和本子,我这个月一定要好好学,不然到时候我给班级拖后腿那群男的一定会在背地里骂我。”

    虽然不是这个逻辑,但有这个心就是进步。

    周意鼓励着陈佳琪,在不经意间寻了会段焰,林荫道上人潮拥挤,依旧没有他。

    今天已经过了一半。

    这种危机感像极了她给自己定了一个小时写卷子,但是过去了半小时,她还被第一道题卡着。

    校外的小吃琳琅满目,每一个小吃推车前都围了一堆学生。

    高一刚开学的时候周意曾和陈佳琪来校外吃过个把星期,那时都没这些小摊贩,只有边上几家私人小饭馆。

    也怪不得班里女生总说什么饭团鸡柳,她还以为是小饭馆里兼做小食了。

    给自己打完气的陈佳琪此刻元气满满,在一堆吃的中似皇帝临幸般,选择了个头最大价格最便宜的饭团。

    周意吃什么都行,跟着要了一个咸蛋黄肉松饭团。

    买完吃的两个人绕道去了一家开在角落里的文具店,款式新价格实惠,各种小饰品也都有,是这片儿女孩子最喜欢的地方。

    挑了半天,周意拿了三支小巧精致的圆珠笔打算结账,沉浸在格式笔记本里的陈佳琪一把拉住她。

    她说:“买不买这个啊?好好看啊。”

    周意凑过去一看,硬壳装的笔记本封面上印着各种摩天轮和糖果屋图案,是这两年特别流行的图案。

    周意摇头时目光随之被边上一系列纯色的笔记本吸引,最上面一本是明媚的黄色,黑色小楷字体印着一句诗——山月不知心底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心底像有某个地方措不及防的被敲中。

    她隔着橱窗玻璃指指这本,对老板娘说:“阿姨,麻烦帮我拿下这本,我想买。”

    后来周意才知道,他最喜欢的颜色正好是黄色。

    而山月不知心底事,却有心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