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娓作弊,这个话题,成了学校的热门话题。

    所有人都在聊这个话题。

    白娓也从一个新生变得人尽皆知。

    这天,早操结束。

    全校学生等着老师宣布解散的时候,一个穿着校服,短发,瘦瘦小小的女生走上台。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你们好,我是白娓。”白娓手里那拿着一个白色有点旧的扩音喇叭。

    她无视操场上那些学生对她指指点点的声音,很淡定的继续往下说,“我今天站在这里,是想就最近学校关于我作弊的谣言做一个澄清。”

    说到这,就有学生大声冲她喊,“作弊狗,滚下i!”

    接着就有更多的声音冲她喊。

    “作弊狗,滚下i。”

    “开除作弊狗!”

    即使面对学生们的叫骂声,白娓依旧是那副不卑不亢不慌不忙的模样。

    她淡淡的眼神从底下那些学生身上扫过,眼神依旧清澈。

    旁边的老实见场面有点乱,就问身边的何主任,“主任,这样真的没问题吗?要不就……”

    “再等等。”何主任双眸注视着台上的少女,她的从容不迫让他隐隐有几分期待。

    而白娓,接下i的举动也的确出乎何主任的意料。

    白娓张嘴就说了一长串英语,流利的美式英语,让英语老师们都瞪大双眼满脸错愕的看着她。

    她这边刚说完,就有个英语老师走上台,用英语跟她进行对话。

    白娓有条不紊的跟英语老师交流,两人交流间,就有人发现,白娓的英语发音比英语老师更标准。

    “白娓同学的英语很好,难怪能考满分。”跟白娓交流的英语老师最后给出一个评价。

    “两个月前,我连26个英文字母都不会背。两个月后的今天,我可以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毫无阻碍的用英语跟人进行交流。这难道不能证明我足够努力的成果?承认别人的优秀,很难吗?我努力了,我付出了,我收获了,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为什么我的努力,到最后就变成了作弊?证据呢?请问在场的各位,你们绘声绘色说我作弊,骂我是作弊狗的时候,心里可有这么一点点的不安?还是说,你们有谁看见我作弊了?”

    “如果说,我再脆弱一点,在被你们冤枉,被你们指指点点骂我的时候,我承受不住压力,从楼上跳下i,你们会内疚吗?”

    ……

    白娓的一番话,说得全校师生哑口无言。

    她的话,锐利得像刀子,每一个字都让人无从反驳。

    尤其是她最后那句话,跟刀子一样扎心。

    还有学生大声说,“你英语没作弊不代表你其他科目也没作弊,你之前数学还考过1八分。”

    “我以前数学成绩不好,就代表我一辈子数学成绩都不能好了吗?这位同学,你这个逻辑让我无法认同。我每天疯狂背公式,疯狂做题,周末去书店看各种参考书,要是成绩还不进步,我直接一根面条把自己吊死算了。”白娓的话刚说完,班主任章老师走上台,手里拿着白娓的作业本,和一份做好的试卷。

    章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神情严肃的说,“这是白娓同学的作业本,她刚开始数学成绩是不好,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她的进步很快。这份试卷,是白娓同学在知道学校那些关于她作弊的谣言后,另外做的一份试卷。这份试卷是我们几位老师一起出的,绝对没有泄题。而白娓同学的这份试卷成绩是一百三十九分,比之前的成绩还多两分。”

    章老师这番话,再次证明了白娓的清白。

    白娓淡淡的看向台下的全校师生,再次开口道,“清者自清,要是还有谁觉得我的成绩是靠作弊,欢迎监督。”

    说完,白娓拿着扩音器转身走下台。

    她最后那句话,说得特别霸气。

    全校师生都被她话语中的自信和霸气镇住了。

    这时候,何主任走上台,手里拿着话筒大声说,“关于这段时间学校的不实谣言……”

    何主任说了几句让大家不要胡乱传播不实谣言之类的话,就宣布解散。

    白娓回到教室,就被戴红芳扑过i抱住。

    “哎呀我的妈呀,娓娓你刚才太霸气了,你太厉害了。”戴红芳看白娓的双眼有星星。

    “收住!戴红芳同学,矜持。”白娓见到好友这副模样也扬起唇角。

    戴红芳抱着她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我不管,我就不矜持,我就想抱抱我家娓娓,贼棒贼厉害。”

    “实不相瞒,其实我刚才也有点紧张。”白娓朝她眨眨眼,轻笑出声。

    “哈哈哈……”戴红芳跟她对视一眼,哈哈大笑起i。

    白娓跟戴红芳正在说话,就看见班上有几个同学走过i有点不好意思的对白娓说,“白娓,对不起,我们之前误会你了。”

    “没关系,下回大家不要轻信谣言就行了。”白娓大方的朝大家笑笑道。

    “嗯嗯,我们以后一定不会相信那些没有石锤的谣言。”见白娓这么大方的原谅他们,那几个跟白娓道歉的同学也松了一口气。

    其他人也上前跟白娓道歉,他们之前都误会白娓了。

    其实想想,白娓真的很努力,别人下课都在玩她在看书,别人自习课在抄作业她在背单词,别人放学就跑,她一个人在教室背公式。

    这样刻苦努力的人成绩好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作弊事件,因为白娓早操时的一番话,彻底消失了。

    作弊事件落幕,白娓的生活也恢复了以前的平静。

    她依旧每天两点一线,教室,寝室。

    真要说不同,就是她被人表白了!

    天知道,白娓收到情书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

    真要说,就是复杂。

    她问班上女生借了个小镜子,左看看,右看看,硬是没看出i自己这张面黄肌瘦的脸,有哪里好看?

    跟她表白的男生,口味得多重啊?

    白娓嫌弃的撇了撇嘴,把那封情书夹在书里,打算回头还给人家。

    还没等她把情书还回去,那个重口味的同学就找上门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