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哪都有他

    “抵债?”白娓瞪大眼睛,赶紧追问,“然后呢?她是不是被…”

    “没,你先听我说完。”梁明旭让她先冷静一点,才继续往下说,“那女的被送去的时候是昏迷的,夜总会那边最近刚换老板,新老板很反感逼良为娼的事。夜总会的人见那女的昏迷不醒,怕人是非自愿的到时候闹起来会惹恼新老板,就把人给留下,但没动那女的。”

    听梁明旭说没动岑新娟,白娓顿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人没事就好,真是万幸。”白娓拍着胸口说。

    “可不是,这女的运气是真好。这要是一个月前,肯定不是这结果。”梁明旭撇嘴说。

    白娓也觉得岑新娟运气是真好。

    夜场那种地方,藏污纳垢的事可不少。

    干干净净的姑娘进去,出来是什么样谁知道?

    那姓黄的也太不是东西了,竟然干出这种禽兽不如

    的事情来。

    “等等,人已经被姓黄的送到夜总会抵债,那我小舅公小舅婆把钱送过去,姓黄的也不会把人还回来,他这摆明了在骗钱啊!”把人好好的一个女孩子送到那种地方去毁了,还想趁机骗人家父母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姓黄的怎么不被天打雷劈?

    “那人就是和混子,什么下作不要脸的事都干得出来。别说是骗点钱了,说不定他拿到钱后把你那两亲戚一块送医院去住一段时间都有可能。”姓黄的那种人的行事作风,梁明旭见多了。

    白娓一听这话,就急了,说,“那怎么办?我小舅公和小舅婆年纪都不小了,真要出点什么事怎么办?我奶还在呢,她年纪大身体又不好,万一被刺激到怎么办?”

    “慌什么?我是谁?有你梁哥在,怕啥?上车。”梁明旭拍了拍单车后座,霸气的说。

    “等等,我先去跟我奶说一声免得她担心。”白娓赶紧回去跟白奶奶说了一声,叮嘱白菀好好陪着白奶奶,自己就跟梁明旭急急忙忙的离开学校。

    梁明旭骑着单车带着白娓很快到来白娓先前说的那家夜总会。

    他们没走大门,梁明旭轻车熟路的带着她走的内部员工才知道的员工通道。

    白天夜总会很安静,只有少数几个人留在夜总会里面。

    梁明旭以前经常跟他小舅来,夜总会的人大多都认识他。

    “小旭你怎么来了?”一个光膀子身上都是纹身的男人走过来在梁明旭肩膀上拍了下,问他。

    “没事过来转转,豹哥今天就你自己在吗?”梁明旭扫了一圈没看见其他人,顺口就问了一句。

    豹哥哈哈笑了两声说,“你小子又在打什么主意?老实交代!这是你小女朋友吧?你小子行啊。”

    “豹哥你猜错了,这是我妹子。”梁明旭伸手搭在白娓的肩膀上,笑呵呵的说,“小白,叫豹哥。”

    “豹哥好。”白娓乖巧的叫了一声豹哥。

    豹哥挑眉,笑眯眯的应了声。

    梁明旭这才跟豹哥说,“豹哥,昨晚是不是有个姓

    黄的送了个女的来?”

    “怎么,你们认识?”豹哥这话,也不知道问的是他们跟那姓黄的认识,还是跟那女的认识。

    “那女的是小白一亲戚,被姓黄的小子给坑了,那女的家里都快找疯了,再找不到估计就要报警了。”梁明旭真真假假的说。

    豹哥听到报警这两个字的时候,皱了皱眉头。

    干他们这行,最怕跟警察打交道。

    “操,姓黄的那小子他妈想死了是吧?”豹哥骂完,就冲里面大声喊了一句,“大头,死哪去了,给老子滚出来。”

    豹哥话刚落,就看见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出来,问豹哥,“豹哥你找我干啥?”

    “你带两个人去把姓黄的那小子给弄来,敢坑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他。”豹哥骂骂咧咧的说。

    “豹哥说的是黄明亮那小子吗?”大头有点心虚的问豹哥。

    “少他妈废话,赶紧去。”豹哥抬脚往大头屁股上踹了一脚,大头挨了一脚不敢废话赶紧出去找人。

    过了一会儿,白娓试探性的问豹哥,“豹哥,能让我见见我表姑吗?”

    “你表姑?你说的是姓黄的送来那女的吧!”豹哥差点没想起来她表姑是谁。

    “是的,豹哥你看可以吗?”白娓有点担心岑新娟,换做任何一个女生好端端被带到夜总会这样的地方关起来,都会很害怕,万一她一时想不开做傻事就完了。

    豹哥皱了皱眉,“这么急?等姓黄的来了再见也一样。”

    “我表姑胆子小,我怕她做傻事。”白娓赶紧说。

    “没事,有人看着她。”豹哥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白娓求助的眼神看向梁明旭。

    后者接收到白娓的求助,挑了挑眉,意思:看哥的。

    “豹哥,小白也不是外人,你看能不能给行个方便。”梁明旭搭着豹哥的肩,一副咱哥两好的架势。

    “小旭你别为难我,没这规矩。”豹哥皱着眉头为难的说。

    豹哥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梁明旭也不好太过分。

    他给白娓使眼色,让她耐心等一等。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

    豹哥派去找姓黄的人还没回来,却来了另外一个人。

    “白同学,请你跟我走一趟。”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白娓跟前,客气的跟她发出邀请。

    白娓:“请问你是?”

    “杨哥…”白娓正在疑惑这人是谁的时候,梁明旭忽然叫了一声杨哥。

    白娓立马看向梁明旭,意思:你认识?

    梁明旭给了她一个眼神,继续跟西装革履的男人说话,“杨哥你找小白有什么事吗?七叔也来了吗?”

    “梁少好,不是我找白同学,是老板想见她。”杨助理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解释道。

    “七叔要见小白?”梁明旭瞪大眼睛,脸上写满惊讶。

    白娓也很诧异,好端端,周斯年为什么要见自己?

    “我…我可以不去吗?”白娓小声的问杨助理,一

    副胆小怯懦的模样。

    “白同学,请你不要为难我。”杨助理对白娓说。

    白娓心道,可你在难为我啊帅大叔。

    眼前的情况容不得她说“不”,她刚点头答应跟杨助理走一趟,就听到梁明旭很义气的说,“我也去。”

    说完,他抛给白娓一个眼神,似乎在说,放心,哥不会这么没义气的撇下你不管。

    白娓顿时有点小感动,接着就听到杨助理凉飕飕的冒出一句:“抱歉梁少,老板只说要见白同学一个人。”

    梁明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