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惹灾祸

    那天之后,许圆就请假了。

    再见到她时,已经是半个月之后。

    许圆来找的白娓,告诉她一件事,“我要转学了。”

    白娓一点也没觉得意外,反而松了一口气。

    转学好啊,意味着她可以重新开始。

    “记得给我写信。”白娓笑着说。

    “好,你会给我回信吗?”来之前,许圆一直担心白娓会生气,现在见她没生气,她又担心她是不是还认自己这个朋友。

    白娓笑着看她说,“当然会,我们是朋友呀!”

    “嗯,我们是朋友,最好的朋友。”许圆眼里啪啪往下掉,一边抹眼泪一边说。

    “你哭什么呀?又不是见不到面了。等我有钱了我就去找你,到时候你别说不认识我就行。”白娓打趣

    似的说道。

    许圆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赶紧说,“我才不会那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要好好的,等着我去找你。”白娓用笑容淡化了即将离别的不舍。

    “好。”许圆点头,被肉挤成细缝的眼中也添了几分期待。

    许圆的离开,就好像在偌大的湖水中投入一粒沙,涟漪都没荡起半分。

    “白娓,我们这个星期六出去玩,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吴婉婉来找白娓,邀请她星期六一起出去玩。

    “不了,这个星期我家里有事,你们去玩吧!”白娓拒绝了吴婉婉的邀请。

    “这样啊。”吴婉婉面露失望,想了想又说,“你要不问问梁明旭看他去不去?”

    白娓奇怪的看着吴婉婉说,“这你得问他才行,我

    这几天也没见到他。”

    “你跟梁明旭,是在谈恋爱吗?”吴婉婉压住心底的酸意,假装不在意的问白娓。

    “没,我跟他就普通朋友,他有喜欢的女生。”白娓觉得吴婉婉总这么试探自己也挺烦,索性撒了个谎。

    梁明旭有喜欢的女生?

    吴婉婉赶紧问,“他喜欢的女生是谁?”

    “吴学姐你这么激动做什么?梁明旭有喜欢的女生不是很正常吗?难道…你喜欢他?”她话刚说完,就见吴婉婉脸颊微红,满脸娇羞。

    没等她开口,白娓又一拍脑门说,“看我又胡说了,吴学姐长得漂亮又冰雪聪明,怎么会喜欢梁明旭那个除了脸一无是处的家伙?是不是梁明旭缠着吴学姐了?你放心,我去跟他说让他以后不要再缠着你。”

    “不是,我…”吴婉婉着急解释,真让白娓找了梁明旭,以后他不理自己了怎么办?

    “吴学姐你别担心,我一定不让梁明旭缠着你。”白娓说完也不管吴婉婉是什么表情,急匆匆的走了。

    白娓前脚走,吴婉婉后脚就变脸。

    贱人贱人,白娓你个贱人,给我等着!

    自白娓那天拒绝吴婉婉的邀请后,吴婉婉就再也没来找过她。

    这段时间白娓先是作文得了全市一等奖,英语比赛也得奖,月考成绩全班第一,全年级第三名。

    白娓还报名参加了全国作文比赛,奥数比赛。

    她计划把能拿的奖都拿一遍,也不枉费她这么努力的学习。

    这天,白娓上完奥数班回寝室的路上,遇上一对衣衫褴褛的老人。

    老人身上穿得破破烂烂,面黄肌瘦,在跟路过的行人乞讨。

    经过白娓身边的时候,白娓掏出五毛钱准备给他们。

    谁知两个老人却没有接过她递过来的钱,而是跟她说,“我们回家的车费凑够了,现在就想吃点东西。我们不要你的钱,小姑娘你能带我们去吃点东西吗?”

    老人这番话让白娓很是触动,当即答应下来。

    她带着两个年迈的老人去饭店吃饭,老人却说这家店看着就很贵的样子,他们只要能吃一碗最便宜的面条把肚子填饱就行,没必要花那冤枉钱。

    闻言,白娓更是感动。

    转了一圈,老人指着一家不大的面馆说,“要不咱去那家吃吧,那家的面应该便宜。”

    白娓说带他们去吃点好的,两个老人都不答应,说不想浪费那个钱。

    之后,白娓就跟两个老人去那家小面馆吃法。

    进去要了两碗面条,白娓就找店老板把钱给付了,打算回学校。

    谁知,在她付钱的时候,店老板不知道从哪里摸出

    一根电棍,把她给电晕了。

    不知过了多久,白娓才睁开眼睛从昏迷中醒来。

    嗯?

    这是什么地方?

    好黑,好臭。

    白娓下意识的想伸手捂鼻子,才发现自己的手被绑在身后。

    ???

    发生什么事了,好端端自己为什么会被绑起来?

    等等…

    乞讨的老人,面馆,电棍,被绑起来…

    她都想起来了。

    那两个老人,是人贩子!

    要不是手被绑着,白娓真想狠狠给自己一嘴巴子。

    她这脑子里装的是浆糊吗?

    这种人贩子拐人的骗术,上辈子网上都爆出来了。

    她当时还觉得那些被拐走的姑娘有点傻,来两个可

    怜的人让你带他们去吃饭你就去,傻乎乎的难怪被人贩子拐走。

    现如今,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她再也说不出风凉话了。

    得想办法逃走。

    白娓心想。

    那些被人贩子拐走,卖到山里给人当媳妇的女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白娓不想那样就必须想办法逃走。

    她上辈子因为新鲜好玩,跟人学过怎么解绳子自救。

    这会儿刚好用得上。

    她悄悄的把自己手腕上,脚踝上的绳子都解开。

    然后站起来想好好看看这屋子里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她逃走的东西?

    “啊,你踩到我的脚了。”忽然,一个声音响起,把白娓吓一跳。

    “你谁啊?”白娓吓得后退两步,问道。

    对方冷哼一声,回了她一句,“别白费力气了,你逃不掉的,不想挨打就老实点。”

    说完这句话,对方就不说话了。

    白娓顺着对方的声音找过去。

    才发现被纸箱子挡着的这边还关了这么多人。

    屋里太黑白娓也只能知道人有点多,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

    “你们全是被人贩子抓来的吗?”白娓蹲下来问那些被绑来的孩子。

    白娓看见一个三四岁大小的小孩,手还被绑在身后,其他孩子都一样,手脚都被绳子捆绑着。

    “你是什么人?”一个大些的女生满脸防备的问白娓。

    “好人,还是个美人。”白娓一脸认真的而回答。

    噗!

    跟她说话那女生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她一脸,问一句

    ,“脸呢?你出门带脸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