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亲爹挖坑

    而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老秦同志打了个喷嚏。

    老秦同志揉了揉鼻子,想到了远在申城的女儿。

    他这次回来,家里人又跟以前一样在他耳朵边各种抱怨飞燕的种种不好,说她不懂事,脾气差,还说她脾气太暴躁像是有狂躁症提出要不要请个医生给看看?

    平时不把这些话放在心上的老秦同志,第一回对他的兄弟姐妹们发火了。

    “飞燕是我女儿,她再不好也是我娇宠长大的女儿,我唯一的女儿。她喜欢花钱败家又怎么样?我的钱多得是她想怎么败家都行。我的东西就是她的,她花自己的钱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以后再让我听到你们说她不好,别怪我把你们全都轰出去。”

    老秦同志第一次对他们发火,把他们吓着了,好些天没敢来找他。

    得赶紧把手上的工作赶一赶,去申城看女儿去。

    老秦同志想到这,更有干劲了。

    殊不知,他心心念念的闺女,这会儿正在跟人想办法来挖坑等他往下跳。

    梁明旭给秦飞燕想的办法非常简单。

    让她从一个想好好上课努力上进的学生,变得忽然受刺激,跟人打架还要拼命。

    而那个刺激她的人,自然就是老秦同志家那边的人。

    跟秦飞燕打架差点闹出人命的人,非刘成强莫属。

    计划很简单,只要制造一些假象就行了。

    至于刘成强那边,就由梁明旭出马,由不得他不答应。

    事情就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秦飞燕单枪匹马去跟刘成强一帮子人打架,最后秦飞燕跟刘成强都住院了。

    秦飞燕住院期间,还有人想害她性命。

    当然,这也是假的。

    梁明旭安排的人,为的是让计划更逼真。

    然后就是白娓给老秦同志打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

    即便白娓一再强调秦飞燕没什么事,受伤不严重,就是精神状态不是很稳定,似乎受了什么刺激,医生建议留院多观察几天。

    老秦同志知道这件事后,立马就要去申城看女儿。

    被白娓支支吾吾的阻止了。

    “娓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老秦同志从白娓支支吾吾的态度中,察觉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就问她。

    白娓起先不愿意说,被老秦同志再三逼问才终于开口说道,“秦叔叔我觉得你暂时还是别来了,我怕你刺激到飞燕。”

    “我来怎么会刺激到飞燕呢?”电话另一端的老秦同志皱起眉头,觉得白娓这话很不中听。

    白娓似乎没听出老秦同志的不悦,告诉了他一件事,“之前就是有个据说是飞燕家里人的人来见过飞燕,那次之后她的情绪就变得有点奇怪。或许是我想多了,但飞燕基本上每天都跟我在一起,除了上下课就

    是在寝室,根本没接触过什么人,好端端怎么会受刺激呢?”

    “你说,有家里人去学校找过飞燕?”电话那端的老秦同志皱起眉头问白娓。

    “是啊,宿管阿姨来寝室叫人的时候,我也在,说得很清楚是她家里的人。”白娓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电话那头的老秦同志沉默了,然后跟白娓说,“那就麻烦你们帮忙照顾一下飞燕,等我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就过去。”

    “好的秦叔叔,你不用太担心,飞燕没什么事。另外,她昏迷的时候嘴里总在喊‘爸爸’我觉得她心里还是很想你。秦叔叔你有空的话还是多给她打打电话,她其实很脆弱。”挂电话之前,白娓又小小的煽情了一把。

    至于电话那段的老秦同志会怎么想,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老秦同志那边挂断电话后,立马让人去查他的兄弟

    姐们是不是最近派人去了申城?

    同时也不放心的派人去了趟申城。

    白娓他们那自以为是的小动作,瞒得过普通人,却瞒不过一些本身手段就不俗的人。

    比如,周斯年。

    梁明旭办这件事的时候,问他小舅舅要了两个人。

    而那两个人现在是周斯年的手下。

    这件事自然而然的也传到了周斯年的耳朵里。

    周斯年对这几个小孩搞出来的事没多大兴趣,让他感兴趣的是他发现有人在暗中帮这几个小家伙收尾善后。

    对方的身份周斯年竟然查不到。

    总是刚查到点东西,线索就全断了。

    周而复始几次,也惹来周斯年的重视。

    他忽然想到先前自己怀疑的那件事。

    难道,又跟那位周先生有关?

    周斯年心生怀疑,便不敢继续往下查,深怕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到那位周先生。

    他一边让人盯着白娓,想从她身上找到点蛛丝马迹,一边让人帮着把他们的尾巴给扫干净,当是在给疑似周先生的人示好。

    白娓秦飞燕和梁明旭三人,对此却一无所知。

    他们还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在秦飞燕得知老秦同志大发雷霆把秦家那帮子亲戚全都赶走,并且放话让他们不准再上门后,几人高兴得狠狠的庆祝一番。

    “哈哈哈,真痛快,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痛快过,太爽了。”秦飞燕几个人窝在梁明旭家,梁父梁母不在家,家里只剩下他们三,买了几个菜回来,还拎了一兜子啤酒。

    “那是,你也不看看哥哥我是谁?这点事对哥哥我而言小菜一碟,这下你知道哥哥我的厉害了吧!以后对你哥哥我客气点,别有事没事就怼哥,哥不跟你计较那是哥大气。”梁明旭两瓶啤酒下肚,就开始话痨,啥都说。

    白娓本来不想喝,可架不住秦飞燕高兴,加上还有

    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梁明旭,她硬是被秦飞燕按着灌了小半瓶啤酒。

    “喝,大家一起喝才高兴,多喝点高兴,哈哈哈。”秦飞燕一只手搭在白娓肩膀上,拿着酒瓶子要给白娓对瓶吹。

    “大姐,你喝的是酒不是汽水,咱慢慢来行不?”白娓也没想到秦飞燕喝了点酒会变得这么彪,力气还大,她拦都拦不住。

    秦飞燕咕噜咕噜喝酒跟喝水一样猛灌,她不光灌自己,还灌其他人。

    梁明旭就被她灌趴了。

    白娓也就比梁明旭稍微好一点点,但也没好到哪儿去。

    梁明旭趴在桌子底下冲秦飞燕嚷嚷说,“我没醉,还能喝。咱来玩游戏,大冒险敢不敢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