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王雪琪

    稍后,万雨彤跟说还有事跟白娓分道扬镳。

    白娓趁她不注意悄悄的跟在她身后。

    看着她去了废旧的老校区后面那片小树林里,为了不被发现,白娓就远远的跟着。

    就在万雨彤过去后不久,她看到一个穿着校服,戴着口罩和帽子的人也跟着进入了老校区后面的那片小树林。

    白娓努力想看清那人的脸,但由于隔得远,加上对方又戴着帽子和口罩,白娓根本就看不清对方的长相。

    那人进去后白娓一直没看到有人出来,她在外面等了将近一个小时还是没看到人出来?

    难道已经走了?

    白娓想去小树林看看,又怕人还在里面自己进去打草惊蛇。

    忽然,她看到学校的教导处主任在到处逛,她把校

    服衣服往上拽了拽,头发披散下来把脸挡住大半,跑过去跟教导处主任说,看见有人在老校区后面的小树林谈恋爱。

    教导处主任一听这话,立马气势汹汹的去捉人了。

    白娓告状后就跑了,躲在暗处看情况。

    大概过了五分钟,教导处主任气冲冲的从树林里走出来,身后一个人都没有。

    白娓见状眼底闪过一道寒光,果然,他们已经有怀疑了,早就离开,或是还藏身暗处等着自己现身。

    好在她没有贸然进树林,而是找了教导处主任跑这一趟。

    这对白娓而言,也不算是坏消息。

    最起码可以证明,万雨彤是真的知道一些东西。

    但要怎么让万雨彤说出来,这是个难题。

    为了套万雨彤的话,白娓故意带着她频频出现在她们寝室。

    也得出一个结论。

    万雨彤真的害怕王雪琪。

    虽然她们的表现没有很明显,但很多细节方面还是能看得出来。

    王雪琪吗?

    白娓晚上睡觉的时候,躺在床上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然后就开始放更多心思在王雪琪身上。

    白娓对王雪琪的关注并没有刻意的隐藏,王雪琪很容易就发现了。

    并且直接了当的问过白娓,为什么总盯着她看?

    白娓的回答也很耐人寻味,她回答王雪琪说,“我觉得你好看,就多看你几眼咯。”

    “有病。”王雪琪骂了一句,就没搭理她。

    一次两次三次,次数越来越多,王雪琪从开始的视若无睹,到后来看见白娓就躲着,再后面就有些烦躁看见白娓看她那眼神就总觉得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

    终于,王雪琪忍不住了。

    这天,王雪琪把白娓找出去,说有话要对她说。

    白娓等的就是这天,就跟她一块出去了。

    两人就在寝室楼下面的一条小道上,小道边上有些石头做的长板凳,她们坐在上面王雪琪皱着眉头问白娓,“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怎么了?”白娓一脸无辜的反问她。

    “你为什么每天盯着我看?”王雪琪快要被她看得精神衰弱了,被人这样从早到晚的盯着看,能好才怪。

    白娓还是那副无辜的面孔,对她摊了摊手说,“我上回就说了,觉得你好看就多看你几眼,你长这么漂亮还不让人看啊!”

    “少废话,以后别盯着我看,不然我饶不了你。”王雪琪阴沉沉的眼神瞪着白娓,那眼神有点吓人。

    白娓还是第一次看见王雪琪露出这样的眼神,心咯噔一沉,有种这才是王雪琪真面目的感觉。

    “看看你而已,为什么不可以?”白娓满脸疑惑的问她。

    “就是不准,你再看就别怪我…”后面的话王雪琪

    没说完,狠狠的瞪她一眼,转身就走。

    随着王雪琪的转身离开,白娓唇角微微上扬。

    看来,自己对付王雪琪这个办法还是挺奏效的。

    多亏之前给秦飞燕打电话时她的话提醒了自己。

    白娓得到灵感,估计用这样的办法来刺激王雪琪,就等着她被激怒后露出马脚来。

    就目前看来,非常成功。

    被王雪琪警告后的白娓,非但没有收敛,反倒是更加肆意的盯着王雪琪看。

    王雪琪快要被她这样的行为给逼疯了。

    就在王雪琪忍不住要对白娓动手的时候,白娓忽然消失了一个下午。

    白娓消失这个下午做什么去了?

    其实白娓并没有消失,而是去帮万雨彤解决麻烦去了。

    白娓在医院见到的万雨彤。

    跟平日里见到光鲜亮丽的万雨彤不一样,此时此刻的万雨彤神情萎靡,脸色苍白,衣服头发都很乱,模

    样非常狼狈。

    梁明旭在她身旁陪着她,轻声的安抚她。

    “发生什么事了?”白娓看见这一幕,就上前问道。

    “我也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也刚到。”梁明旭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

    然后两人就一起看向万雨彤。

    一直沉默没开口说话的万雨彤听到白娓的声音,才缓缓转过身抬起头盯着她看。

    她就这么盯着白娓看,也不说话,看了大概两分钟左右。

    白娓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到嘴边的话在触及她的眼神后又生生的咽了回去。

    直到许久后,万雨彤率先开口说话。

    “我能求你们一件事吗?”万雨彤的声音有些沙哑,跟平常的清脆悦耳不一样。

    不知为何,白娓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没有马上承诺万雨彤什么,而是走过去坐在她身

    旁,拉着她的手说,“雨彤,到底发生什么事?你怎么会在医院?你是哪里受伤了吗?”

    白娓跟她说话的时候,双眼不停地在她身上打量,然后视线落到了她手臂上,愣住了。

    万雨彤的胳臂上,有两个针孔。

    看痕迹像是刚留下不久。

    好端端,她胳臂上为什么会有针孔?

    是抽血吗?

    不对,抽血不可能会留在这个位置。

    白娓虽然不是学医的,但这点基本常识还是有。

    既不是抽血,那她胳臂上为什么会留下这种疑似针孔的东西?

    白娓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越加强烈。

    “你发现了?”万雨彤忽然开口问了白娓一句。

    白娓先是一愣,然后皱眉问她,“你胳臂上为什么会有这东西?”

    她语气中多了几分严肃,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万雨彤。

    “这个啊,是报应吧!”万雨彤仰头望天花板,嘴角微微上扬,想笑,眼泪却顺着眼角往下滑落。

    白娓从她无声的哭泣中,感受到了悲伤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