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_天蚕土豆_歪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九零:彪悍娇妻火辣辣 > 232 请叫我拆台小能手
    请叫我拆台小能手

    “行,那我就先回去了。我跟他说是出来看看源源,时间长了他该怀疑了。婷婷没事吧?”白三婶走之前,还问了句白婷。

    男人说,“没事,这会儿估计睡着了。”

    “那就好。”白三婶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白娓就听到开门的声音。

    知道她这是要离开了,白娓赶紧迈开腿往三叔家跑。

    等白三婶回到家的时候,白娓正坐在她家屋里,跟白三叔说话呢!

    “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白三婶还以为白娓是跟白父白母一块回来的,四处打量一圈,没见着白父白母,就问白娓,“咦,你爸妈呢?”

    “回家拿卡取钱去了啊。”白娓手里捧着一杯热水,歪着头回答。

    “那你怎么在这儿?”白三婶纳闷了,她刚才不是跟她爸妈一块走了吗?

    白娓还没说话,白三叔先替她回答了,“娓娓肚子疼,就来家里歇着等她爸妈过来。辛苦娓娓了,这么晚,还这么冷跟我们在外面跑了好几个小时。”

    “不辛苦,我也想早点找到婷婷。”白娓冲白三叔笑了笑说。

    闻言白三叔露出欣慰的笑容,夸赞白娓是个懂事的孩子。

    懂事的孩子忽然指着白三婶的口袋说,“咦,三婶你口袋里是什么?”

    说着,站起来往前走两步从她口袋里把那封信取出来。

    白三婶看见她手里那封信,心咯噔一沉,赶紧说,“我刚回来的时候在门口看到的,就给捡着拿回来了。这不,刚准备让你看看,你也知道我不识字。”

    说着,她心里责怪了一下白娓。

    刚才看到她有点惊讶,都忘记要把这封信放到门口假装才发现的事。

    “三叔,绑匪让我们两个小时后,把钱放在xx路的垃圾桶里,他拿到钱就会把婷婷放回来。”白三婶

    说话这会儿的功夫,白娓已经把那封信仔细的看过一遍了。

    白三叔接过信又看了一遍,脸色有些难看。

    “还好让二哥二嫂回去取钱了,不然我们到时候拿不出钱来,婷婷就要出事了。”白三婶拍着胸口,一副后怕的语气说道。

    “这回的事,我们欠了二哥二嫂一个大人情。”白三叔心里很是感动。

    一万块钱,可不是十块钱也不是一百块钱。

    这要不是亲兄弟,谁会这么痛快二话不说的借这么多钱给你。

    亲兄弟到底是亲兄弟,遇到事的时候,永远比旁人来得可靠。

    “以后你少整那些幺蛾子,多跟二嫂学学,别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成天想着挑事。”白三叔感动之余,又训斥了白三婶几句。

    那回的矛盾不是他家这个挑起来的?一天天的,心思就是不放在正道上。

    “我知道了。”白三婶心里憋气,嘴上还得装成很

    感动的样子答应。

    白娓看她这样心里就觉得解气。

    过了一会儿,白娓装作没事跟白三叔聊天,问他,“三叔,源源怎么不在家?”

    “我们着急找婷婷,把源源送到他姨家去了。”白三叔答道。

    “源源他姨家也住在这附近吗?”白娓又问。

    白三叔点头说,“是啊,源源他姨,他舅都住在这附近,住得近有事也好帮衬帮衬。”

    白源他舅?

    白娓脑子里忽然闪过什么东西,然后不动声色的问道,“源源的舅舅,就是那个跟人合伙做家具生意的那个吗?”

    “什么家具生意?没有啊,源源的舅舅还没找着活呢,眼看着要过年了,打算年后在找活干。”白三叔钱一脸懵的对白娓说。

    “咦,三婶不是说源源的舅舅跟人合伙做家具生意的吗?上会还…”白娓说到这,就被白三婶很急切的打断了,“那啥,娓娓你困不困?这都半夜了,你要

    不先去屋里睡一会儿,等你爸妈来了我在叫你。”

    白娓假装没听懂白三婶的意思,一脸天真的摇头说,“我不困,白天睡觉了。”

    “不困也进屋躺会儿,女孩子熬夜可不好。”白三婶非要把白娓支开,不让她继续往下说刚才的事儿。

    “谢谢三婶,可我真不困,我在学校也经常看书到半夜才睡,都习惯了。”白娓再次拒绝了白三婶的好意。

    白三叔本来也觉得白娓进屋睡会儿挺好,可看她这么精神的样子,也就没强行让她进屋。

    “行了,娓娓不想睡就算了,反正明天也不用上课,白天好好睡一觉就行了。”白三叔摆摆手没太在意的说了句。

    “就是就是,我睡觉认床,换床也睡不着,不如明天回家再睡。”白娓搬出个认床的借口来,把白三婶的话给堵死了。

    白三叔就问白娓,“你刚才问源源他舅舅干啥?你认识他舅舅?”

    “不认识啊,上回三婶回家说源源的舅舅跟人合伙

    做家具生意,想要我家那片树林,好说拿你们家的一块地来跟我家换。三叔你不知道吗?”白娓说完就见白三叔脸色阴沉,就一脸无辜的问了句。

    “还有这回事?”白三叔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他小舅子什么时候跟人合伙做家具生意了?难不成他还有两个小舅子不成?

    一个知道上进了跟人合伙做生意,一个懒得要死每天不修边幅的来家里蹭饭吃?

    还有就是家里换地这么大的事,他竟然压根就不知道。

    想到这,白三叔的脸色又更阴沉了两分。

    白三婶被他那眼神看得背脊有点发冷,赶紧说,“我就是这么顺嘴一说,就没跟你讲。”

    “三婶你不是专门回去跟奶说,让奶帮忙去跟我爸说这事吗?”白娓拆台拆得毫不犹豫。

    “不是,娓娓你听错了,就是那天刚好回家顺口这么一提。”白三婶赶紧解释。

    白娓也没跟她争辩,点了点头“哦”了一声。

    白娓没说什么,不代表白三叔就能被她这么糊弄过

    去。

    平时白三叔上班忙,家里的事情都交给白三婶做主,他也是个好脾气知道疼人的,知道白三婶心里向着娘家,但只要她心里还记挂着这个小家他也没太在意。

    可不代表他真的就什么都不管不在乎,农民出身的他很在乎家里的土地,白三婶这回都没跟他说一声就想换地,这事已经触及到了白三叔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