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小螃蟹

    白三婶也去爬山了,回来就听到白娓说把初中笔记给村里那几个女人的事。

    她脸色顿时就阴沉下去了。

    然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那声响白娓她们想不听到都难。

    白娓也看见了她那难看的脸色,却当做没看到。

    “得,时间不早,我们也要回家收拾收拾准备做饭了,回头我去你家拿笔记哈。”几个婶子都站起来说要回家了,走之前还让白娓别忘记笔记的事。

    白娓爽快的答应了。

    白娓把小葱摘好,蒜也剥好,就拿着去了厨房。

    厨房这会儿也热闹,白母把小螃蟹都倒在盆里,正在挨个的去壳。

    壳去了一半,林丽兰他们回来了。

    白小叔给打水洗脸的时候,看见白母在收拾小螃蟹,就笑着说,“二嫂在那弄的这些小螃蟹?”

    “我哪弄得到这些小东西,都是菀菀弄的,说她姐

    爱吃。”白母乐呵呵的说了句。

    “哈哈,那我们今天都沾娓娓的光有口福了。”白小叔也爱吃炸小螃蟹,炸好的小螃蟹一口咬下去喷香,配点酒那简直就绝了。

    小螃蟹在农村很多,但捉起来有点麻烦,得去河沟里翻石头,大人谁有那功夫去折腾?也就家里的孩子嘴馋的时候会去弄点回来。

    白小叔这几年都没好好在家待着,好些年没吃到老家河沟里的小螃蟹了。

    在外面饭店买着吃的,味儿跟自家做的那完全不一样。

    “都是些不值钱的小东西,你喜欢吃回头让你二哥帮你去河沟里多捉些来下酒。”白母手上还在收拾小螃蟹,一边就说。

    白小叔从锅里舀了两瓢热水出来在盆里给兑了些冷水,一边笑说,“还是算了,怕我二哥揍我。”

    两人说话间,林丽兰进了厨房,好奇白母在做什么就凑过去看了一眼。

    “啊…”这一看,林丽兰直接被吓得叫出声来。

    白母和白小叔被她忽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一跳。

    白小叔手里端着的水差点都洒出来,白母也是一惊,赶紧问她,“咋了?”

    “这是什么?你怎么这么残忍,这么小的小螃蟹你为什么要把它的壳剥掉?你好残忍啊。”林丽兰指着盆里的小螃蟹很生气的质问白母。

    残忍冷血的白母:“…”

    白小叔赶紧把手里那盆水放在桌上,过去跟林丽兰说,“这螃蟹都这么大,我们这河沟里到处都是,等会裹上面粉在油锅里炸一遍,喷香,可好吃了。”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小螃蟹这么可爱,你们怎么吃得下去?”林丽兰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他。

    刚好请小伙伴吃了辣条回来的白菀回来,听到这话,噗嗤一声笑出来。

    然后指着灶台上的肉说,“丽兰阿姨,你今儿个吃饭还吃了鸡肉,猪肉,还有牛肉呢!你怎么不可怜可怜那些小鸡小猪小牛啊?他们这么可爱,你都把它们吃掉了,你也好冷血好残忍哦。”

    “我…我…”林丽兰我的半天没我出个所以然来。

    白菀手里拿着半包辣条,还挺来劲的继续往下说,“丽兰阿姨你这么善良以后可千万别吃肉哟,小鸡小鸭小鱼小猪小牛小羊都超级超级可爱的,你可千万别吃。”

    “呜呜呜,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林丽兰不知道该怎么回白菀,哇的一声就哭出来。

    白母瞪了白菀一眼让她赶紧过来给林丽兰道歉。

    白菀还想顶嘴,被她妈瞪了一眼,就老实了。

    “对不起,丽兰阿姨我说错话了,你大人大量别跟我个小孩子计较。”白菀被逼着跟林丽兰道歉,白母也一个劲的跟林丽兰赔不是,说小孩子不懂事乱说话,让她别生气,回头教训她。

    白菀听得一个劲的翻白眼,扁嘴不满的看了她小叔一眼。

    小叔这是什么眼光?

    这要真是她以后小婶婶,她坚决不去小叔家玩。

    好不容易把林丽兰哄好,白菀辛苦捉回来的那些螃蟹白母也不敢继续折腾了。

    本来说拿去送人,白菀不乐意。

    “我给我姐弄的,凭啥拿去送人?你们不弄,我找人给弄去。”白菀一把抢过处理了大半的螃蟹,端起盆屁颠屁颠的跑到小伙伴家去了。

    还跟小伙伴的妈妈谈条件,她自己出油和面粉,小伙伴的妈妈帮忙炸出来,他们一家一半。

    都是一个村的人打架都很熟,炸小螃蟹又不是什么大事,这会儿过年家家户户都炸东西,油都备着呢,都没让白菀回家拿油就给下锅炸了。

    炸东西的时候,那婶子就问白菀怎么没在家炸?

    白菀叹了一口气,就把自家小叔那娇气对象的事说了一遍。

    婶子刚才也听到起白菀家那边传来的叫声,还以为发生什么事儿了呢,原来就这么点事。

    总之他们是无法理解林丽兰那一惊一乍,动不动就又哭又闹的毛病。

    因为林丽兰下午那一闹腾,白家其他人都没吃上炸得喷香的小螃蟹,就白娓一家吃上了。

    先前吃饭之前,白菀就把一碗炸得喷香的小螃蟹端

    自家屋里,你一个我一个的吃了起来。

    弟弟吃得口水跟着流,一个劲的说好香好好吃。

    白父也很久没吃到小螃蟹了,连着吃了好几个。

    弟弟自己吃还没忘记给白源留了两个。

    白源得到炸的好螃蟹,放在嘴里吧唧吧唧的吃起来。

    林丽兰从屋里出来,见白源在吃什么东西,闻着喷香的样子,就问他,“你吃的什么,闻着好香。”

    “香也不给你吃。”白源说着还朝她扮鬼脸。

    “你…我自己去厨房看。”林丽兰还不至于跟个几岁大的小屁孩生气,以为是厨房做出来的,就跑厨房去看。

    同时还在心里嘀咕,菜还没上桌就先给孩子吃了,真没规矩。

    她跑到厨房看了一圈,也没看到白源刚才吃的东西,就问正在做饭的白母和白奶奶,“刚才白源吃的是什么?还有吗?”

    白母跟白奶奶对视一眼,然后白母开口说,“源源吃的什么?刚才他没来厨房啊。”

    “二嫂你不想给我吃直说就是,犯得着撒谎骗我吗?”林丽兰当即就不高兴了,沉着脸冲白母嚷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