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哥很好哄

    “说正事,你应该把事情都了解得差不多了吧?”一秒变成正经严肃的白娓,跟他说正事。

    梁明旭翻了个白眼,那意思,你这说的不是废话么。

    白娓磨牙,这人越来越嚣张了,肯定是太久没挨揍了。

    下回双倍揍回来。

    现在先聊正事。

    “那照片,到底怎么回事?谁在背后搞你,你心里有没有数?”梁明旭问白娓。

    “照片是那天…”白娓就把那天自己受邀跟祁均一起出去吃饭,中途他离开,那个男人忽然出现,那个男人对她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然后被她胖揍一顿,有人报警他们还去警察局一日游的事都说给他听了。

    着重强调,“那些照片就是在男人出现后,跟我说话时被人借用一些角度错位拍到的照片,来污蔑我。”

    “我靠,谁这么缺德?让我知道非弄死他。”背后下套这人也太损了点,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都用得出来,真他妈恶心人。

    “等等,为什么那谁请你吃饭吃一半他就走了?是不是就那人故意害你?”梁明旭很快又回过神来,想到白娓方

    才说的事情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

    白娓点头说,“我跟你的想法一样,所以我之后找人查了祁均。”

    “等等,你说找你吃饭那人是谁?”梁明旭以为自己听错了,让她再说一遍。

    “祁均啊,你认识?”白娓这才想到梁明旭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认识祁均也不奇怪。

    跟白娓想的一样,梁明旭真的认识祁均。

    他嘴里咒骂了两句说,“真他妈是那小子,不用查了,肯定是那小子在故意给你下套子。连你梁哥罩着的人都敢动,祁均那小子怕是骨头痒痒了。”

    “你要给他松骨头怕是一时半会儿不行了,他这会儿还在警局待着呢!”看梁明旭嫌弃的表情就知道他很不喜欢祁均,白娓就好心的告诉他祁均在警察局这个好消息。

    “真的假的?”梁明旭有点诧异的问。

    白娓点头,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而且他很有可能会在里面待很长时间。”

    梁明旭更诧异了,连忙问她到底怎么个情况?

    他跟祁均谁也看不惯谁,祁均表面上是家长口中的好孩子拐孩子,私底下德行很差,脾气不好,个性也很差,还喜欢骗单纯无知的小女生。

    梁明旭从没觉得自己是好人,但跟祁均比起来他简直好得没边儿了。

    祁均那小子就是个没下线的混蛋。

    “报应呗,坏事做多了总是会遭报应。”白娓边说边耸肩,半真半假的说。

    “我总觉得你有事瞒着我。”梁明旭狐疑的眼神看她。

    白娓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问他,“对了,问你个事。”

    “什么?”梁明旭好奇。

    “林思涵喜欢你,你知道吗?”白娓忽然问他林思涵的事。

    梁明旭还以为她要问什么呢,原来是这个,“喜欢哥的人海了去了,哥魅力无法挡。”

    “去,少臭美。跟你说正经的,你对林思涵了解多少?”白娓赏他一个大白眼,自恋到他这个地步也是没谁了。

    “小时候常一起玩,后来她出国我们就断联系了,前不久她才回来。好端端你问她干什么?难道这次是她在背后搞你?”梁明旭觉得自己应该离真相不远了。

    林思涵的性格,绝对做得出那种事来。

    她从来都是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典型。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白娓诧异得瞪大眼睛看他

    。

    真的有点吓人,一猜一个准。

    “你才是蛔虫,别用那么恶心的东西形容你梁哥。我这叫神机妙算,聪明绝顶。”那么多英明神武适合他的词不用,用蛔虫那么恶心的东西来形容他,真的很欠揍。

    “绝顶,你确定?”白娓瞄了眼他茂密的头发。

    过年的时候被她和秦飞燕联手剪掉的头发,现在已经长得差不多了。

    脑补他秃顶的样子,白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画面太美,不敢想。

    “滚!还要不要继续聊了?”梁明旭被她气得磨牙。

    “好的,继续。”白娓立马换严肃脸。

    梁明旭翻了个白眼说她,“你翻脸真的比翻书还快。”

    “过奖过奖。”白娓‘谦虚’的笑了笑。

    “厚脸皮。”梁明旭吐槽她两句,才继续刚才的话题,“到底怎么回事,这次的事怎么跟林思涵扯上关系了?”

    “十有八九是她,但我没证据。”白娓摊手,一脸无辜。

    梁明旭挑眉,“什么叫十有八九,又没证据?那到底是她还是不是她?”

    “大哥,你的智商离家出走了吗?”白娓真的是气得冒

    烟,简直无法交流。

    “淡定淡定,我这不是想确定一下嘛!”梁明旭赶紧赔笑,让她冷静冷静。

    白娓真的要被气死了,瞪了他一眼,“上次约我的人是祁均,但我思来想去觉得他都没有理由这样做。特别凑巧的就是,祁均在约我见面的前一天,见过林思涵。”

    “再有就是,林思涵对我很有恶意。至于她对我恶意的根源,就是因为某个自恋又臭不要脸的家伙。”白娓边说边用眼神看某个自恋又臭不要脸的家伙。

    “咳咳,这太有魅力也是种罪啊!”梁明旭分明很心虚,还嘴硬的嘟嚷了两句。

    白娓做了个呕吐的动作,满脸嫌弃的说,“你能要点脸吗?”

    “要那玩意儿有什么用?能吃吗?”梁明旭理直气壮的问。

    “…你赢了。”不要脸不要得这么理直气壮,她能说什么呢?

    玩笑两句,继续聊正事。

    “林思涵这边我来查…”

    “不用,这种小事就不劳您老人家动手,我来想办法。”没等梁明旭说完,就被白娓打断。

    “你想什么办法?”梁明旭好奇。

    白娓故作神秘的看了他一眼,“秘密。”

    梁明旭没好气的说,“少卖关子,赶紧说。”

    “没必要麻烦,回头问问祁均不就知道了。”白娓轻描淡写的说。

    “祁均会告诉你?”梁明旭眉毛一挑,觉得她这话可信度极低。

    白娓呵呵冷笑两声,说,“这可由不得他。”

    “你别乱来啊,祁均被抓,他家里人可都在外面。祁均他妈和他家的老太太把祁均当命根子宠着,你乱来当心出事。”梁明旭不放心怕她乱来。

    “那前提是祁家得好好的才行。”白娓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抹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