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又是一个被甜言蜜语蒙蔽了理智的女人。

    韩导叹了一口气说,“欺负你的人是谁你知道吗?”

    “不知道。”周心悦飞快的回答。

    她回答这么快,反倒是在欲盖弥彰想掩饰什么。

    韩导又问,“所以那个在你房间出现的男人,就是你们事先安排好,假装欺负你的人?”

    “我房间里的男人?”周心悦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韩导说的那个男人。

    她点头跟韩导说就是他想的那样。

    说完,她又恨恨的瞪着狄子轩说,“我没想到,他们两个竟然背着我好上,还把我一块算计进来。”

    “哎!”韩导叹了一口气。

    周心悦还跟韩导道歉。

    韩导说,“你该道歉的人是小白。”

    “小白,对不起。”周心悦赶紧跟白娓道歉。

    白娓没说原谅,也没说不原谅,就说了一句,“别在垃圾堆里捡男朋友,挑来捡去都是垃圾。”

    说完,她跟韩导说,“韩导,时间不早我要回学校了。”

    “行,我让人送你回去。”韩导打电话让剧组的司机开车送白娓回学校。

    白娓不管这些烂摊子,回房间拿上行礼就回学校。

    出电梯的时候,孟美娇还追了上来,让白娓等等她一块回学校。

    白娓停下来看她一眼说,“我不跟垃圾坐同一辆车。”

    说完,拉着行李箱继续往外走。

    留下孟美娇在后面气得要死。

    两天后,白娓接到了韩导的电话。

    韩导约她见面。

    白娓猜测应该是先前那件事有结果了。

    就答应韩导在学校附近的饭店见面。

    见面后,韩导跟白娓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小白,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发生什么事了?”白娓在韩导对面坐下,不解的看着满脸苦色的韩导。

    “我就想好好拍个电影,怎么什么破事都让我给遇上了?”韩导逮着白娓就不停的跟她吐苦水。

    白娓一边吃饭店送的花生米,一边听韩导诉苦。

    听完,白娓这个吃瓜群众都同情韩导了。

    原来,那天的事情还有后续。

    周心悦跟狄子轩撕起来,闹得人尽皆知,两人的名声都毁了,这两人在圈子里怕是也混不下去了。

    闹得比较大的是尤云菲那边。

    尤云菲的干爹是一个姓王的投资商,两人私底下有些不正当的关系,本来知道的人不是很多,但被周心悦给闹开了。

    姓王的投资商家里老婆是不管他在外面搞那些破事,可王总有个特厉害的女儿,他女儿直接就利用手上的资源把尤云菲给封杀了,还找人调查尤云菲,把她跟其他男人的亲密照片散播出去。

    这样一来,尤云菲就彻底凉了。

    他们三个人闹腾得是挺欢,韩导这边都快把自己给薅成秃子了。

    “小白,你说我好好拍个电影,招谁惹谁了?怎么就搞成这样?你看我脑袋是不是快秃了?”韩导把头凑过来让白娓看他头顶,一个劲的跟白娓诉苦。

    白娓都不知道怎么安慰韩导,就说,“韩导你要这么想,现在换人虽然有损失,但总比电影拍完后他们的事情闹出来,把整部电影给毁掉好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这心里还是难受得慌。”道理他都懂,可心里难受啊。

    这部电影的本子他很看好,但因为是小投资小成本的电影,没有太多的预算去请明星来拍,只能找一些小有名气的艺人来拍,结果还给他搞出这么一茬来。

    现在投资商撤资,接下来能不能找到投资商还是一回事。

    之前拍过的戏份全都不能用了,需要推翻重新拍。

    剧组租借的地方,每一天都要钱,这样一天一天拖下去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钱钱钱,想到钱韩导就想薅头发。

    “现在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呢?”白娓问韩导。

    接着安慰韩导,“再多困难,都得一样一样的解决,总会解决完的,韩导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哎!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投资了。之前王总是我们这部电影的主要投资商,他投资了一百万,还有位邢老板投资了三十万,我们这部戏是小成本制作,演员的薪酬也不是很高,本来省省是够的。现在哎……”韩导说到这又叹了一口气。

    才一百三十万?

    白娓很是诧异,这个时代拍一部电影成本竟然只要一百多万?

    她以为,会跟后世一样,动辄几千万上亿的投资才叫拍电影呢!

    一百多万的话,她现在似乎可以拿的出来。

    白娓之前已经去把她中彩票的钱领回来了,扣掉税她还剩下很多,银行卡上一连串的零让她心花怒放。

    认真想了一会儿,白娓对韩导说,“韩导,不然我来投资这部电影怎么样?”

    “啊?”韩导傻眼。

    白娓又说,“我对拍电影这行什么都不懂,我不会对电影指手画脚,什么事韩导你说了算就行,我只负责出钱,怎么样?”

    “不是,等等,小白你知道拍电影要花多少钱吗?一百多万,不是一百多块,你……”韩导赶紧给白娓解释,觉得她是没听清楚自己刚才说的话。

    “我知道啊,我投资二百万,应该够了吧?”白娓很看好韩导拍的电影,这个本子也不错,要是能拍出来后期盈利肯定不止这么点。

    韩导被口水呛到了,二百万?他赶紧问白娓,“小白你哪里啊这么多钱?”

    难道小白家里很有钱,是超级富豪的那种?

    老谢竟然没说,他回头得好好问问老谢小白这到底什么来头?

    “我买彩票中奖了啊。”白娓笑眯眯的说。

    “这么多钱你一个孩子怎么能说那就拿,你家里肯定不答应……啊?买彩票中奖?二百万?”韩导瞪大眼睛看白娓,眼珠子都快掉出来。

    要知道他可是个彩票爱好者,没事就会买几注,买了这么的多年中过最大的奖也就十块钱。

    别人一中就二百万,这差距让他顿时羡慕又嫉妒。

    “嗯,那天我跟同学去彩票站买了一注彩票,谁知道就中奖了。”运气这种东西,真的不是人能控制的。

    白娓觉得自己运气真的很好,又是重生,又是中彩票的。

    “你说你第一次买彩票,就中奖了?”韩导更是震惊。

    “嗯,韩导你觉得我刚才的提议怎么样?我来投资这不电影如何?”那么多钱拿在她手里也没什么用,不如拿去做投资,钱生钱才是王道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