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共枕

错误举报

上图的“进入阅读模式”是360的不建议大家点,点了后可能进入乱码模式。

    初识时候的她,再遇时的她,狡黠的她,委屈的她,撒娇的她……

    白娓的每一个神态模样,就跟放电影似的在他脑子里来回循环播放。

    南竹晏还想到两人之间发生的许多事。

    忽然,岑老爷子的一句话在脑子里回响:

    “你小子就是死鸭子嘴硬,喜欢人家就直说,别等错过了才追悔莫及。”

    喜欢?

    他喜欢白娓吗?

    霎间,南竹晏觉得自己打开了一扇大门。

    困扰自己许久的心结,解开了。

    原来,我喜欢她

    南竹晏嘴角微微上扬。

    这就是喜欢的滋味吗?感觉很微妙。

    那她呢?

    也喜欢自己吗?

    想到她用那软软的声音叫自己宴哥,抓着自己胳臂撒娇,冲自己耍小脾气时的那些模样,南竹晏心里甜滋滋的。

    他想,她应该也是喜欢自己的吧!

    她对自己跟对别人是不一样的。

    再等等吧,她还小。

    起码等她高考之后。

    南竹晏甚至连孩子以后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

    一直到后半夜才睡着。

    睡着后,他感觉什么东西钻到自己怀里,气味他也不排斥,抱着软软的很舒服,就抱着继续睡。

    次日清晨,白娓醒过来,就发现自己似乎被人禁锢在怀中。

    禁锢……怀中?

    白娓瞬间瞌睡清醒了。

    转过身,就看到南竹晏那张俊美得一塌糊涂的脸。

    靠,什么情况?

    白娓心里涌起一股火气,抬手就想一巴掌乎他脸上。

    额,这好像是南竹晏睡的那头啊?

    高高抬起的手还在半空没落下来,白娓脸上表情僵硬了,没来由的心虚。

    八成是自己晚上睡觉不老实,自己钻过来跑他怀里。

    想到自己刚才还差点冤枉好人,白娓没来由的有点心虚。

    她想起床,发现腰上那两只手还抱得停紧。

    又不好把他叫醒,到时候更尴尬。

    就只能先等着,等他自己翻身或是松开手自己在趁机逃走。

    她无聊得开始盯着他的脸看。

    别说,他这张脸远看帅气俊美,近看更加无懈可击。

    皮肤好得她这个女生都羡慕嫉妒。

    一个大男人,竟然有这么长的眼睫毛,跟两把小铺扇似的真让人嫉妒。

    他的嘴唇挺薄的,都说嘴唇薄的男人薄情,白娓倒是没见识到他薄情的一面,他对自己倒是蛮好。

    可见这薄情一说,也不全是对的。

    过了一会儿,南竹晏翻了个身起搂住她的手松开了,白娓逮着机会赶紧从他怀里滚出去。

    下床,打着赤脚跑回客厅穿拖鞋,然后直奔厕所,一气呵成。

    床上,南竹晏睁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

    其实早在她醒来之前,他就醒过来了。

    他醒来看到被自己搂在怀中的她时,也吓一跳。

    本想看看她的反应才继续装睡,没曾想,她倒是比自己冷静得多。

    她那小脑袋瓜子里到底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还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他随后也跟着起床,先去给她煮了点红糖姜茶,让她等会喝点能舒服些,然后煎两个荷包蛋还有火腿,做了两个三明治,就是早饭了。

    白娓洗漱出来,就闻到煎蛋的香味。

    “有早饭吃了吗?”白娓歪着头走到厨房外面,问他。

    南竹晏点头说,“稍等一分钟。”

    “哦。”白娓乖乖坐在餐桌旁,等着早饭上桌。

    一分钟后,南竹晏把三明治端上桌放在她面前,还有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糖姜茶。

    “这早餐搭配好奇怪。”三明治配红糖姜茶,超奇怪的组合。

    “还有热牛奶。”南竹晏从微波炉里把热牛奶端出来,放在她手边。

    他自己则是一杯黑咖啡。

    白娓皱了皱鼻子说,“一大早喝黑咖啡,你的胃还想不想要了?喝牛奶。”

    说着,她霸道的把他给自己热的牛奶推过去,让他和牛奶,别喝咖啡。

    南竹晏笑笑听她的,早餐喝的牛奶。

    早餐过后,白娓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南竹晏在阳台上打电话,这时候门铃响了。

    白娓就要去开门,刚准备穿拖鞋,南竹晏已经大步朝门口走过去。

    门外,是负责给这边做卫生的阿姨。

    阿姨进屋先跟白娓打了声招呼,然后开始做卫生,从收拾厨房开始。

    然后是白娓的房间,阿姨把床单被罩取下来准备洗的时候,南竹晏直接让全丢了,换新的。

    阿姨把卫生做好,还给他们做了一桌子饭菜。

    食材就是昨天白娓他们买的那些。

    吃过饭,白娓本来要去洗碗,被南竹晏拦下来说,“你们女生这几天不是不能碰水吗?你坐着看电视,我来洗。”

    “你洗?”白娓表示怀疑,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佬会洗碗?

    事实证明,他是真不会。

    听着从厨房时不时传出来的碗盘碎掉的声音,白娓都心疼那些碗盘。

    那可都是钱啊。

    在三分之二的碗盘都壮烈牺牲后,南竹晏的初次洗碗之行总算是结束了。

    因为白娓身体不舒服的缘故,今天两人就在家待了一天。

    基本上就是看录像,睡觉,吃饭。

    转眼就到傍晚了。

    白娓的肚子咕咕叫起来,两人对视一眼忽然笑起来。

    “你现在好些了吗?要是还不舒服我就出去把饭买回来吃。”南竹晏问白娓。

    “好多了,出去吃饭还是没问题。”白娓笑笑说。

    她来大姨妈也就是第一天会比较难受,之后几天就好很多。

    昨天是她最痛苦的一次,她猜测可能跟之前喝了不少凉的东西有关。

    也还好南竹晏在,不然她自己真的会难受死。

    白娓说没事,加上她气色也好了些,南竹晏就让她回房间换衣服出门吃饭。

    白娓本来想穿短裤,南竹晏看到后非要她回去换长裤,理由是不能受凉。

    犟不过他,白娓只能回房换了一条长裤。

    南竹晏这才满意的带她出门吃饭。

    “你怎么知道女孩子这几天不能碰冷水,还不能受凉啊?”出门的时候,白娓好奇的问。

    “问人。”南竹晏看了她一眼道。

    白娓更好奇了,追问,“问谁?”

    “华助理。”南竹晏见她还是一脸好奇,继续说,“华助理有很多女朋友。”

    “哦,我懂了。”华助理竟然是这么花心的人,还真是人不可貌相,他看着很靠得住的样子呢!

    而此时,远在千里之外京城的华子阳,忽然打了个喷嚏。

    是不是有人在骂我?

    华子阳揉了揉鼻子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