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蔑她的名声

    很快,黄子怡把欠条送来。

    欠条上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

    杜诗凤欠白娓一百块钱,至今未归还。

    白娓对徐强母子说,“既然你们是那女人的老公和婆婆,麻烦你们帮忙把这个钱给还了。我只是个穷学生,这一百块钱对我来说不是小数目。”

    “呸,你放屁。”徐母啐了一口,指着白娓的鼻子骂她。

    白娓表情有些害怕的往周老师这边站了站,像是被吓着的样子。

    周老师立马黑着脸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的家务事自己不处理好,反倒是来污蔑一个好心帮助别人的学生,你们的良心呢?”

    “你别听这小贱人胡说八道,这小贱人在撒谎,就

    是她把我老婆拐走了。”徐强指着白娓大声说。

    “我没有,不是我。”白娓摇头。

    她也没说慌,杜诗凤是自己下决定要离开这个火坑回家,跟白娓还真没什么关系。

    “小贱人你把我儿媳妇换来,贱人…”徐母扑上来还要打人。

    周老师护着白娓,主任那边赶紧通知保安过来把人轰出去。

    被轰出学校的徐强母子觉得丢人,更气那个叫白娓的小贱人。

    想到那小贱人的二姨说的话,那小贱人家里有钱得很,他们非要让那小贱人一家赔钱不可。

    徐强母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找人做了两块横幅,徐强还找了他几个一块喝酒的狐朋狗友,许了好处让他们来帮忙壮气势。

    第二天清早,一块横幅在省城第一高中门口拉起来

    。

    横幅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高中生拐卖我妻儿,还我老婆孩子。

    落款处,写着白娓的名字。

    名字前面,写着两个加大加粗的“凶手”的字眼。

    白娓这两个字,又火了。

    学校这边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立马报警处理。

    周老师把白娓叫到办公室,告诉了她这件事。

    白娓没想到家暴男母子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她短暂的沉默后,跟周老师道歉,“对不起周老师,昨天我没说真话。”

    白娓就把杜诗凤母女的遭遇,还有她决定离开徐家回带孩子回自己家的事说了。

    包括先前家暴男相亲的事。

    周老师听她说完,却没有责怪她,而是说她,“白娓,老师知道你心软心善,但你到底还是个孩子,做

    事之前你,没想过后果吗?万一你帮忙不成,反倒是把自己也搭进去怎么办?你要是出事,你的家人会多伤心?”

    “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不会乱来了。”白娓知道周老师训自己是为自己好,立马认错。

    见她认错态度好,周老师脸色也稍微好看了点。

    然后让白娓回去继续上课,走之前又对白娓说,“这两天你不要出学校,要是真要出去,就跟别人一块

    ,不要落单,明白吗?”

    “知道了,谢谢周老师。”白娓这才离开。

    周老师这边想了想,给一个在警局上班的学生打了电话,把这件事的经过说了一遍。

    周老师强调自己的学生因为这件事名声遭到很大的损害,精神也受到伤害,他代表学校要求严惩这些胡乱造谣的人。

    本打算拘留二十四小时,演变成拘留十天,还罚款

    。

    横幅的事情并没有引起很大的风波,一来是发现得比较早,二来是警察把人抓走的时候很多人都看到。

    警察都把人抓走了,就足以证明他们是在撒谎。

    大家都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包括白娓都这么认为。

    白母在省城待了五六天之后,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转眼,十天就过去了。

    距离徐强母子来学校找白娓麻烦已经过去十五天。

    白娓他们的月考成绩下来了,大家考得都还不错。

    因为高三,学习变得很紧张。

    白娓本来就大的学习量,现在更是庞大。

    不光是白娓,几乎整个高三都是这个状态。

    大家都在忙着学习,忙着做题。

    白娓她们还自己组成了学习小组,相互学习,相互监督。

    大家都很忙很忙,就连周末休假都非常的忙碌。

    卷子,辅导书,更是一摞一摞的来。

    白娓每天游走在教室和图书馆还有寝室这三点一线。

    晨跑的时候,耳朵里都塞着耳机,听口语,学英语。

    白娓的勤奋感染到不少人,就连元佳玲都积极起来。

    这天,白娓去食堂吃过饭回寝室,被宿管阿姨叫住,“白娓,你过来一下。”

    “阿姨,有什么事吗?”白娓见宿管阿姨脸色有些不对劲,就问。

    “白娓,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宿管阿姨委婉的问白娓。

    白娓不解的看着宿管阿姨问,“阿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你自己来看吧!”宿管阿姨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就让她自己看。

    她领着白娓进了自己的值班小屋,里面有个不大的黑白电视。

    电视里这会儿正在播放一个本地的调节节目。

    这次来参加节目的是一对母子。

    这会儿那个当妈妈的,正在情绪很激动的说她家的事。

    她说她儿媳妇和孙女,被人拐走了,那个拐走她儿媳妇和孙女的人就是第一高中的学生,叫白娓。

    她还说,怀疑她儿媳妇和孙女,是被那个叫白娓的女学生给拐卖了。

    不然怎么离开这么久也不回家?

    节目上的人就问徐母,“你们有去找过那个叫白娓的女学生吗?”

    “去找了,他们学校说她成绩好,包庇她。我们被

    学校赶出来,还报警抓我们。学校现在真的是只看学习成绩,都不管学生的人品。”徐母连带着把学校也给怨恨上了,上节目还不忘记踩学校一脚。

    徐强也说,“我们一家人本来过得很好很幸福,因为那个叫白娓的女生,我老婆孩子都没了,我妈还气坏了身体,我名声也毁了工作也丢了,这些都是她害的。”

    “徐家母子这番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们口中那

    个成绩很好人品堪忧的女学生又是个怎么样的人呢?我们节目组邀请到了那位女学生的亲人,她的二姨来到我们节目的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