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奶奶来了

    “十二岁的童养媳?”周斯年说完,白娓直接被饭呛到了。

    “咳咳咳…”白娓赶紧背过身去,不停地咳嗽,眼泪都咳出来了。

    其他人也纷纷轻咳,掩饰尴尬。

    就听梁明旭伸手帮白娓拍了几下后背,边说,“你这胆子也太小了吧?没听出来我七叔在故意逗你玩吗?你脖子上顶着的玩意儿是颗球吗?”

    “咳咳咳…”你脑袋上才顶了个球,混球的球。

    白娓咳得肺都要出来了,她也想停下来,可是停不下来她能怎么办?

    周斯年看着白娓不停咳嗽的出丑,嘴角多了一抹但不可查的笑。

    好不容易白娓停下来,这顿饭也差不多结束了。

    白娓着实没脸留下来了,跟梁家人道谢后就离开梁

    家。

    梁明旭本来要送白娓出去,临时接到个电话,他外婆摔了一跤在医院。

    梁家人赶紧赶去医院,梁明旭也去了。

    白娓自己步行去公交车站,打算坐公交车回学校。

    在去公交车站的路上,一辆小汽车停到她身边。

    车窗降下来,露出周斯年那张脸。

    “上车。”周斯年对白娓说。

    白娓一愣,犹豫两秒钟打开车门上车。

    上车后白娓也不敢看周斯年,就低着头看自己的鞋。

    片刻后,听到周斯年说,“怎么,舌头被猫叼走了?”

    话语中带着几分戏谑。

    “周先生你找我有事吗?”白娓怯怯的问。

    “你昨晚帮了我,想要什么?”周斯年不习惯欠别人,虽然这小丫头有点意思。

    白娓歪头,满脸疑惑的看着他怯生生的说,“周先生你说什么呀?我都听不懂,我什么时候帮过周先生我怎么不记得了?周先生是不是认错人了?”

    看她这么一副急于跟自己撇清关系的模样,甚至还假装没认出自己来,周斯年顿时觉得更有趣了。

    本来他也是不想跟她有牵扯,才找的她想把她帮过自己的人情还了,以后两清。

    可现在,看见她这么急于跟自己撇清关系,周斯年反倒是不想跟她两清了。

    “你当真不认得我?”周斯年挑眉,问她。

    白娓微微皱眉,疑惑的说,“你是梁明旭的叔叔,周先生啊,我当然认识你。”

    “那就当我认错人了。”周斯年意味深长的看了白娓一眼,道。

    闻言,白娓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就跟他说,“周先生我能下车了吗?”

    “我顺路,送你回学校。”周斯年说完,让司机开

    车。

    一路上,白娓都没主动说话。

    周斯年问一句,她就回答一句。

    不问,她就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她把一个胆小怯懦的小女生演绎得非常逼真。

    小汽车在学校门口刚停稳,白娓就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下车。

    下车之前,急匆匆的跟周斯年说了句:“谢谢周先生顺路送我回学校,周先生再见。”

    说完,压根不给周斯年说话的机会,啪的一声把车门关上。

    周斯年:“…”

    白娓逃命似的狂奔回寝室,打开水杯咕噜噜的灌了两大口水才缓过劲来。

    妈呀,周斯年的气场太吓人了。

    坐在他身边,白娓总担心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摸出一把刀片架在自己脖子上。

    周斯年=要命的刀片。

    周六寝室安静得很,只有白娓和张小晨在。

    张小晨跟白娓情况差不多,不会每个星期都回家。

    其他人几乎每个星期都回家。

    白娓正好趁寝室没人写点东西。

    这期的稿子她还没写完,杂志社那边编辑估计都等着急了。

    杂志社那边说她的稿子反响很好。

    连载期的销量非常好。

    编辑跟她谈过,想给她做个专访。

    这个提议被白娓拒绝了。

    她现在年纪太小,上杂志社的专访不是什么好事。

    她现在的目的只想低调的攒钱,出风头的事还是留着等她成年再说。

    五点多钟的时候,白娓把自己写了一个下午的东西收起来,准备出去吃点东西。

    刚走出寝室大门,就跟来找她的舅婆给撞个正着。

    “舅婆。”白娓叫了舅婆一声。

    舅婆看见白娓就笑着说,“娓娓你来得正好,还没吃晚饭吧?走,家里吃饭去。”

    白娓笑着点头应下。

    舅婆没事不会来找自己过去吃饭,既然来了肯定有事。

    白娓试探的问了一句,果然。

    “你奶奶带着菀菀来了。”舅婆笑着说。

    白奶奶娘家有三个兄弟,大哥早几年去世了,白奶奶排行老二。

    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就是白娓的二舅公和小舅公。

    白娓学校这个舅公就是小舅公。

    当初白娓她二舅公和小舅公读书的时候,白奶奶没少照顾他们。

    白娓的两个舅公和舅婆都很讲道理,对白奶奶很尊重,逢年过节也都会去看望白奶奶,平时有空也经常给白奶奶捎东西。

    白奶奶也经常让人帮忙捎一些自家养的土鸡蛋,种的菜啊,油啊什么的。

    自家养的东西在农村不值钱,可城里人就稀罕这些。

    到舅公家,白娓就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白奶奶,叫了一声:“奶。”就迫不及待的走过去黏在白奶奶身边。

    白菀赶紧凑过来笑眯眯的看着她说,“姐,你想我了不?”

    “想了,我家菀菀这么好看,聪明又伶俐,我可想了。”白娓伸手在白菀头上揉了两下,笑眯眯的说。

    白菀也笑容灿烂的冲她说,“我也想姐了。”

    “你们姐妹两感情真好。”舅婆笑着打趣她们。

    “她们打小就喜欢腻在一起,说多少次了也不改。”白奶奶嘴上说让她们改,可脸上的笑容却没那意思。

    舅婆笑着说,“改什么改,不用改,我觉得就挺好

    ,姐妹两感情好那是好事。”

    “我也没啥别的要求,就希望她们能健健康康的长大就行。”白奶奶对白娓姐妹是真的好,说话的时候眼底满是慈爱。

    “你们奶奶对你们这么好,长大了可要记得孝顺她跟你们爷爷。”舅婆玩笑似的跟白娓姐妹说。

    白娓跟白菀异口同声的点头说,“我们肯定会孝顺爷爷奶奶。”

    舅婆跟他们说了一会儿话就去厨房忙活了。

    舅公出门买东西,白娓祖孙三个坐一块说话。

    晚饭快做好的时候,舅公的女儿带着男朋友回来了。

    因为今天舅公的女儿带男朋友回来的缘故,舅公就让白娓她二舅公一家四口一块过来吃饭,谁知道一顿饭还吃出个天大的麻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