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黄名贱人

    白娓的二舅公家里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

    儿子二十好几了,女儿跟小舅公家的女儿一样大。

    二舅公是老师,可对儿子的教育真的不怎么样。

    尤其是二舅婆特别宠儿子。

    白娓这个表叔被她二舅婆宠得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专业啃老坑爹一百年那种。

    白娓对她这个表叔那叫一个印象深刻啊!

    别看他长得不怎么样,也没什么本事,可架不住人家那张嘴会说。

    女朋友换得那叫一个勤,就白娓知道的就不下十个。

    俗话说,溺儿等于杀儿。

    这句话真的不是没道理。

    白娓这个表叔就是白娓身边最典型的范例。

    二十好几每个正经工作,女朋友不断,成天跟人出去鬼混,狐朋狗友一大堆,正事不干一件。

    经历过一辈子的白娓,再次看见这个把自己活活作死的表叔,心中满是无奈。

    “娓娓我听说你成绩提升很厉害啊,不错不错,这是给你的奖励,下回继续考个第一名回来,奖励加倍。”白娓的表叔,岑新飞看见白娓就夸了她一番,还给了她两块钱当奖励。

    “谢谢飞飞叔。”白娓大方的收下钱,跟岑新飞道谢。

    白娓知道岑新飞对钱向来大方,就是性格懒惰吃不得苦还好高鹭远不靠谱,以至于上辈子走上歪路,在牢里度过下半辈子,让二舅公和二舅婆伤透了心。

    一家人凑一桌吃饭,少不得要喝两杯。

    不说女人和小孩,几个男人肯定是要喝两杯的。

    这男人几杯酒下肚,话就多,容易冲动。

    这不,岑新娟的男朋友黄明亮就是其中一个。

    估计是喝多了,黄明亮跟岑新飞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说起话来。

    不知怎么着,这两人忽然就聊到女人这个话题上。

    岑新飞就跟黄明亮说,他女朋友怎么怎么多,自己泡妞怎么怎么厉害之类的,各种吹嘘。

    “兄弟,你别不信,说到泡妞你肯定赶不上我。那谁听说过没?我睡过,那滋味啧啧啧…”黄明亮喝飘了,压根就忘记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他这话一说出来,整个饭桌忽然都安静了。

    岑新飞都瞬间酒醒了大半。

    他眯着眼看黄明亮,偏偏黄明亮自己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继续跟他吹嘘自己交过的女朋友。

    “不过兄弟你得听哥一句话,外面那些女人玩玩就算了,这娶老婆还是得找好人家的姑娘。像兄弟我,在外面想怎么玩怎么玩,但想结婚还是找了个爸妈都是当老师的姑娘,书香门第啊,说出去都倍儿有面子。”黄明亮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这番话说出来会有什么后果?

    岑新娟脸色苍白,眼眶通红的怒瞪着黄明亮,站起来一巴掌扇他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黄明亮也酒醒了。

    “你干什…娟子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改天再来看叔叔阿姨。”黄明亮猛地酒醒就看见岑家人看他的眼神跟要把他活剥了似的,吓得咽了口口水,就想逃跑。

    “要走行,把话说清楚。”岑新飞拦住黄明亮不让他走。

    岑新飞自己是个渣没错,可这不代表他就能容忍别的男人来渣他妹子。

    再说,他渣可也渣得明明白白,那些女人跟他处对象的时候他可没骗人家。

    顶多是甜言蜜语多点把人给迷得晕头转向罢了。

    “你想干什么?”黄明亮咽了口口水,有点害怕的往后面退了两步。

    “老子想弄死你!”岑新飞毫无预兆的一拳打到黄明亮肚子上。

    岑家其他人也没拦着,就跟没看见似的。

    黄明亮抱着肚子疼得脸色发白,还不忘记放狠话威胁他们,“你们别他妈太嚣张,信不信老子分分钟找人弄死你们这些老东西。”

    “今天老子就教教你怎么说人话。”岑新飞顺手拿起一个啤酒瓶子往黄明亮脑袋上砸过去。

    黄明亮反应快躲过了这一下,啤酒瓶子落到地上发出一声脆响,碎片满地飞。

    “小飞别乱来。”小舅公见岑新飞动东西了,赶紧阻止。

    把人打一顿,和发生流血事件送医院,那可是两码事。

    前者他们占理不怕,后者闹大了对娟子的名声影响不好。

    毕竟这种事说出去都是女孩子比较吃亏。

    “你他妈少吓唬我,有种就照着老子的脑袋上敲。有种你就打死我,大不了你们所有人给老子陪葬,老子一条命换你们两家人,值了。”黄明亮骨子里就是个痞子,欺软怕硬。

    要是没小舅公拦这一下,他说不定还真就怂了,毕竟岑新飞下手是真狠。

    可小舅公这一拦,就让他捉到了弱处,认定他们这

    些当老师的都看重名声不敢真对他怎么样。

    “来啊,谁怂谁是孙子。”岑新飞就不带怕的,打架他有经验,知道怎么打人最痛最遭罪还不会被人看出来。

    “啪!”

    岑新飞的话刚说完,黄明亮脑袋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啤酒瓶子。

    不过打黄明亮的人可不是岑新飞。

    而是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人:白奶奶。

    白奶奶指着黄明亮的鼻子骂他,“你脑袋还敢往前凑不?还敢凑,我还砸。我活了几十年,还头一回见到你这么臭不要脸的人,真是没脸没皮。”

    “奶别生气,喝口水等会继续砸。”白菀乖巧的递给白奶奶一杯水,天真无邪的说。

    其他人:…

    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黄明亮许是被白奶奶这一啤酒瓶子砸得彻底酒醒了,也或许是被岑新飞给吓到了,打开门逃命似的跑了

    。

    岑家的气氛也因为黄明亮而变得很差。

    尤其是岑新娟。

    家里人都很担心岑新娟,怕她伤心难过。

    晚上,岑新飞带岑新娟出门玩,说是要让放松一下忘记那个姓黄的贱人。

    白娓晚上没回寝室,留在小舅公家陪白奶奶和白菀一起睡的。

    晚上十一点左右,岑家座机电话忽然响了。

    小舅婆还没睡,接起电话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小舅婆把电话挂断脸色就变得很难看。

    “别睡了,娟子出事了。”小舅婆跑到房里把睡着的小舅公叫起来,声音中满是慌乱和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