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就听到莫思思双手环胸,冷哼了一声说,“她自己坏,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们怂恿她干这种事。她都不要脸了,你们还在这瞎操什么心?咸吃萝卜淡操心闲得慌啊!”

    “好歹一个寝室……”元佳玲还想说两句,就被莫思思打断。

    “之前她看着我误会你跟你打起来的时候,可没想过大家是一个寝室的室友。别忘了,她可是有动机也有机会给我们下毒的嫌疑人。”莫思思讨厌李双宜,也不光是因为她偷用自己东西这件事,主要是她的做的那些事让人犯恶心。

    一点护肤品而已,她真想要,张嘴跟自己说一声,送她一套都不是问题。

    但她做了什么?

    偷用就算了,在她发现自己东西被人偷用之后,没有承认的意思不说,还暗示她偷用她东西的人是元佳玲。

    在她误会元佳玲跟她发生矛盾闹起来的时候,她应该在旁边偷着笑吧?

    之后被她戳破,还非把白娓扯进来,非说是人白娓在陷害她。

    呵呵,真是好笑。

    还真当所有人都跟她一样,成天就惦记着去偷用别人的东西似的。

    她是不喜欢白娓没错,但更不齿李双宜的种种做法。

    “那我们就真不管了?”莫思思的话可能有些不好听,但她有句话说到点子上了。

    李双宜确实有机会,也有动机给她们下毒。

    当然,无凭无据她们也不能冤枉无辜。

    但合理的怀疑,不过分吧?

    “不管,她爱干什么干什么,做得越多,马脚露得越厉害,我们就等着看戏就行。”这话是黄子怡说的。

    黄子怡不傻,只是心思都用在学习上罢了。

    之前没往这方面想,被莫思思这么一提醒,顿时明了。

    见黄子怡都这么说了,路白娜和元佳玲也就没说什么了。

    莫思思和黄子怡默契的交换了一个眼神。

    然后四个女孩回到病房,谁都没提刚才的事。

    不是要瞒着白娓,主要是这会儿那帅哥还在呢,有些话不方便说。

    她们本来是想等那帅哥走了之后在说的,谁知道李双宜她妈这么着急,直接就杀过来了。

    “白娓,你们谁是白娓?”李妈妈推开病房的门,就冲病房里的几个女孩大声问。

    “我是,你哪位?找我有事吗?”白娓这会儿正坐在床上给南竹晏削苹果。

    一个好好的苹果被她削成了四不像,再看放在旁边那个起削得无比漂亮的苹果,白娓觉得很挫败。

    这么帅,还有钱,就连苹果都削得这么好,这世道真是没法混了。

    她正在跟手里那个四不像的苹果做最后的战斗,就听到有人找她,抬头就看见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她完全没见过。

    “你就是白娓?你这个害人精,你害死我们全家啊你!你说你,小小年纪你怎么就这么坏呢?你爸妈是怎么教育你的?把你小小年纪就教育得这么歹毒,你简直是……”李妈妈指着白娓就是一通骂。

    白娓被骂得那叫一个莫名其妙啊。

    “不是,大婶,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压根就不认识你,我到底把你怎么着了?你骂我骂这么起劲儿,你倒是跟我说说我到底把你怎么着了吧?”病房门没关,护士台的护士听到动静赶紧过来,。

    “你还不承认?你这样害人早晚遭报应我跟你讲,你最好是赶紧认错,那叫什么迷途知返,你知道不?亏你还读了这么多书,怎么这点道理都不知道?你那些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李妈妈在农村没少跟人吵架,这会儿对手又是白娓这么个小姑娘,她完全都不带怵的,训起人来头头是道。

    “……”白娓真的是无语了。

    这大婶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简直莫名其妙。

    这时候,黄子怡说了句,“她是李双宜的妈妈。”

    李双宜的妈妈?

    白娓顿时恍然大悟,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骂得唾沫横飞的中年妇女,眼底闪过一抹冷笑。

    接着对刚过来的护士说,“护士小姐,可以麻烦你们把这位大婶请出去吗?她这样忽然冲进来莫名其妙的就骂人,已经严重的影响到我们修养身体。”

    “这位大姐,这是医院禁止大声喧哗,你要是有什么话就好好说,不要骂人也不要大声吵到别人休息,可以吗?”来的这个护士倒是知道这个中年女人是隔壁病房李双宜的家属。

    所以对她的态度也还算客气,没有强行说把人请出去。

    然而,就是护士的这点仁慈,让李妈妈直接朝白娓扑过去,那架势竟是要抓花她的脸。

    南竹晏在,怎么可能让她伤到白娓?

    没等李妈妈碰到白娓的衣角,就被南竹晏抬起大长腿提到膝盖骨上,李妈妈立马倒在地板上。

    “哎呀,杀人了,这是要杀人啊……”李妈妈躺在地上就不起来了,撒泼打滚的大声喊叫起来。

    白娓眨眼,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碰瓷儿?

    这还真是她第一次亲眼看见。

    见着李妈妈这副撒泼打滚的模样,白娓忽然明白李双宜性格里的极端是怎么来的了。

    但现在的李双宜已经不值得白娓同情了。

    隔壁的李双宜和气李爸爸听到声音赶紧出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过来,就看到李妈妈正躺在地上撒泼打滚又哭又嚎的。

    “妈,你怎么了?”李双宜大喊一声,过去抱着她妈。

    李妈妈戏精附体似的,指着白娓说,“她打我。”

    其他人:“……”你把我们都当瞎子吗?

    就连先前那个对李妈妈还很客气的护士都忍不住了,刚想说话,就听到李双宜一脸愤愤不平的看着白娓说,“白娓,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冲我,你别欺负我妈。”

    “我欺负你妈?”白娓真的是被这对母女的骚操作给惊呆了。

    特么到底谁欺负谁啊?她好好在病房待着,李双宜她妈跑来指着她鼻子一通骂,然后还想动手打她,结果反倒是成了她欺负人了?

    真是搞笑了,演技这么好怎么不去演电影啊?

    “我知道你一直都看不起我,不喜欢我。是,我家里穷,我跟你们不一样,我买不起新衣服,买不起好看的发卡,我还胖还长得不好看,你们都不喜欢跟我玩,但那是我的错吗?那些就能成为你们欺负我排挤我的理由吗?你们平时欺负我就算了,为什么连我妈你们都不放过?”李双宜说着说着,就捂着脸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