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妈妈抱着李双宜,母女两抱头痛哭。

    不明真相的人真的以为她们受了很大的委屈。

    病房门口站了些人,对白娓她们几个女孩指指点点。

    “啪啪啪……演得真好,不去当演员你们真是可惜了。”莫思思给李双宜的好演技鼓掌。

    李双宜抬头看着莫思思,一边哽咽的说,“随便你怎么说,反正在你这种有钱人的大小姐眼里,我们这种穷人什么都不是。”

    “错,不是我看不起穷人,我就是看不起你本人。”莫思思纠正她。

    “反正你们都是一伙的,我斗不过你们。”李双宜一副心如死灰的表情。

    莫思思呵呵的冷笑了两声,都懒得搭理她。

    然后就听到李爸爸对白娓说,“姑娘,你确实是不该那样害人, 这回是没出事,这万一出事那可是要人命的,你咋就一点都不懂事儿呢?”

    “我?”白娓指着自己的鼻子,被气笑了。

    李妈妈站起来指着白娓大声说,“就是你,你小小年纪心肠歹毒得很,差点害死我闺女,平时还这么欺负我闺女,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坏啊你?”

    “你们看见了?哪只眼睛看见的?报警了吗?录像了吗?”白娓一连几个问题甩过去问李双宜她爸妈。

    “你……你这姑娘怎么这么坏?”李双宜的爸妈被白娓问得都回答不上来,反复就那么两句话。

    李双宜瞅着白娓委屈得不行的说,“白娓,你别欺负我爸妈。”

    “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么厉害,竟然能躺在病床上欺负你们全家?你们全家都是面团儿捏的吗?是不是等会我一杯水泼过去,你们全都化了?还是我一个眼神过去,你们都散架了?”白娓把自己给逗乐了,南竹晏也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眼底带着明显的笑意。

    真调皮。

    白娓朝他使了个眼色,意思你等着看我怎么气死他们一家子。

    “以后你也别叫李双宜了,叫李面团,李青天得了,要我帮你把脸上涂黑,在额头上画个月亮不?毕竟你这么厉害,警察都没查出来的事,你三两句话就说得跟真的一样。”白娓继续吃鸡李双宜。

    “你,你太欺负人了。”李双宜咬着嘴唇,一副委屈得不行的模样。

    白娓眨眨眼一脸无辜的看她,“这你就受不了了?那要是换成你跟我似的,被人莫名其妙的骂一顿,你不得憋屈得从窗户跳下去啊?同学,你这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了。”

    “不准你欺负我闺女。”李妈妈怒瞪着白娓,很凶的说。

    南竹晏眼底闪过一抹冷光,刚要护着他的傻女孩,就听到一道更生气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水准你凶我闺女?”

    白娓霎间喜笑颜开,冲门口喊了一声,“妈。”

    就见白母气冲冲的从门外进来,身后还跟着同样黑着脸的白父。

    白母三两步冲进病房,先看看自家闺女有没有伤着,确定没事后才跟李妈妈吵起来,“你谁啊你?我家娓娓是你能骂的吗?你算哪根葱哪头蒜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王八蛋?你再骂我闺女一句试试,老娘撕烂你这张臭嘴。”

    她闺女这么好这么懂事,她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这个不知道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混蛋玩意儿竟然敢骂她闺女,当她跟孩他爸是死的啊?

    “她害人……”李妈妈就是典型的欺软怕硬,白娓一个小姑娘家家的她欺负起来没有负罪感。

    可现在换成比她更凶其实更强的白母,她就有些怂了。

    “她害谁了?证据呢,你把证据拿出来?你这是污蔑,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别以为你上下嘴巴碰一碰说出来的话就不用负责任。我告诉你,没门儿。今天你要么拿出证据,要么给我闺女道歉,不然我跟你没完。”白母叉着腰冲李双宜她爸妈怒吼。

    白母现在自己开店做生意,每天接触到的人多了去了。

    她的性格也跟之前变化很大,平时跟谁都说说笑笑一副和善的模样,但她要发起脾气来,简直比以前还吓人。

    加上白母现在也不跟以前似的,一副农村妇女的模样,她现在简直就是店里的活招牌,瘦了身材好了不说,也会打扮了,一头波浪卷,还会画个小淡妆,那穿着打扮模样气质就跟城里人没啥两样。

    李妈妈对上白母那强横的气势,完全被压着打。

    “阿姨,我知道你心疼白娓,但这次的事本来就跟她有关系,要不是她我们怎么会中毒?那水都是从她的水壶里倒出来的。”李双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然而说完之后,她就觉得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到底是哪里呢?

    她一下子又想不起来。

    却见白娓忽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然后问她,“是啊,我们五个是喝了我暖水壶里的水中毒的,那你呢?你是怎么中毒的?”

    “我……”李双宜语塞,这个问题竟然被她给忽略了。

    “我们喝奶茶可没给你,你也没喝过我水壶里的水,那么问题来了,你是怎么中毒的呢?”白娓这话让黄子怡她们几个也瞬间想起这件事。

    黄子怡一拍脑门说,“对哦,她当时又没喝奶茶,为什么她会中毒?”

    “我,我是喝了她暖水壶里的水。”李双宜赶紧说。

    被质疑乱用室友东西,总比真相被揭穿知道是她下药得好吧!

    李双宜此时很后悔,为什么刚才要说那句话?

    “真的是这样吗?那你说说,你是什么时候喝的我暖水壶里的水?是我们喝奶茶之前,还是之后?”白娓继续问。

    “之前。”事已至此,后悔没用,只能先找借口蒙混过去。

    “是吗?那你的反应还真是够慢的,我们都发作了你还没半点反应,我打电话叫救护车的时候你还好好的吧,我记得非常清楚。”白娓格外强调了你还好好的,我记得非常清楚,这两句话。

    李双宜心里骂白娓事儿多,记这些没用的东西做什么?

    一边解释说, “也可能是之后,我有点记不清了。”

    “呵呵,我们都中毒口吐白沫了你还敢去喝那些水,我真好奇你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莫思思冷笑两声,就差没直接说下毒的人是李双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