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堂发飙

    “清者自清,事情的真相如何,证据都在警方手里。”黄子怡拿着话筒回答。

    接下来的记者还问了各种刁钻的问题。

    偶尔也会有记者说一些过分的话,疑似人生攻击,都被白娓几人面不改色的怼回去。

    那几个被怼的记者心里很窝火,但又没办法发泄出来。

    因为白娓她们除了在回怼他们那些过分的问题时语气比较强硬外,并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或是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这次的采访很快就被刊登在报纸上,甚至电视上也有播出。

    李双宜的父母见她们这么闹腾,也有点怕了。

    想打退堂鼓的时候,那个姓黄的律师又来见他们了。

    得知李双宜的父母有了打退堂鼓的心思后,黄律师又怂恿他们上一档访谈节目,说是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人相信他们夫妻两的话,也能帮李双宜逃脱法律的制裁。

    李双宜的父母当着就信了他的话,加上黄律师给了他们一笔钱,贪心的李双宜的父母就上了一档挺红的访谈。

    访谈中,李双宜的妈妈一个劲的说李双宜的种种好。

    还暗示说李双宜在学校总是被一个姓白的女生欺负,被那姓白的女生奴役使唤,稍有不顺心还对她非打即骂。

    这档访谈播出来后,更多人相信了,很多人都在骂那个姓白的女生。

    有些人猜到李爽的妈妈访谈中说到的那个姓白的女生就是白娓。

    于是,在白娓去食堂买早饭的时候,被食堂阿姨直接把两个肉包子砸到她脸上,还指着她的鼻子骂了她很多难听的话。

    “阿姨,你别太过分了。”白娓先是被热气腾腾的包子砸到脸上,然后又被食堂阿姨指着鼻子骂了一通,这会儿也憋了一肚子火。

    食堂阿姨单手叉腰,一只手指着白娓的鼻子骂她,“我就骂你怎么了?你这种人就是欠骂欠收拾,我闺女要是你这样,我非把她的腿给打断,这书都读狗肚子里去了?成天不干好事,年纪轻轻这样害人,也不怕天打雷劈。”

    “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骂我?”白娓跟食堂大妈吵起来。

    “我咋就不知道了?人家李双宜多好多懂事一姑娘,就被你这么给毁了。看你长得漂漂亮亮心肠都烂透了黑透了,早晚遭报应。”食堂阿姨指着白娓的鼻子骂得唾沫横飞

    。

    白娓气得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食堂阿姨还在骂,不光是骂白娓一个人,连白娓的父母家里人全都一起骂进去。

    骂得非常难听,简直不堪入耳。

    “乓!”

    白娓一脚把装着半桶稀饭的铁桶踹飞出去,撞到墙上,稀饭洒了一地。

    铁桶上还留下一个凹进去的脚印。

    “你…你这是破坏公共财产。”食堂阿姨见白娓这么强悍,有点怕的咽了下口水,气势都比刚才弱了几分。

    “多少钱,我赔。”白娓从包里掏出二百块钱往桌上一放,对食堂阿姨说,“多的,给你买只牙膏好好刷刷你那喷粪的臭嘴。”

    “你骂谁啊你?小贱…”

    “哐当。”白娓拿起旁边一个舀粥的大铁勺子,狠狠往桌上一敲,桌子凹了一块,勺子弯了。

    白娓这个举动把食堂阿姨给镇住了,她扫了眼脸色有些难看的食堂阿姨说,“我脾气不好,没准下次砸偏了就落谁脑袋上去了,你说是吧?”

    她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威胁食堂阿姨,却没

    人说她一个不好。

    甚至在食堂阿姨被她吓退了之后,还有人带头鼓掌。

    白娓跟另外一个食堂的阿姨说了自己的名字班级,说弄坏的东西她会照价赔偿。

    然后转身离开了食堂。

    食堂发生的事,让白娓意识到不能继续这样方总他们闹下去。

    既然他们要闹,那她就陪他们折腾。

    白娓直接去了警局报警,告李双宜的父母污蔑诋毁,造谣伤害她的名誉,以至于她的生活已经遭受到严重的影响。

    李双宜父母上电视接受访谈的那个节目,就成了最有利的证据。

    还有他们之前接受访谈时,故意提到了白娓的名字。

    现如今,也成了铁证。

    警方很快把李双宜的父母带到警察局,告诉他们这些行为已经触犯法律,现在白娓要告他们是的污蔑造谣伤害到她的个人名誉,如果白娓坚持起诉的话,他们将会受到法律的处罚。

    “犯法?”

    “不行啊,我们不能坐牢,我们不是故意的,不能坐牢

    ,我们坐牢了儿子咋办?”李双宜的父母这下着急了,他们都是没读过什么书的农村人,哪里知道说人坏话还要坐牢。

    警察跟他们说,现在他们已经掌控了证据,如果他们不想坐牢的话,就要如实交代,获得白娓的原谅。

    “我交代,我交代。”李双宜的妈妈一听可以不用坐牢,赶紧说,“是那个律师,姓黄,他让我们这么做的,他说这么做就能让我闺女没事被放出来,我们都是按他说的做。”

    “对对对,就是那个律师,他让我们这么干的。”李双宜的爸爸也赶紧点头,心里是又后悔又害怕。

    警察把他们说的话都记下来,问了姓黄律师的全名,还有面貌特征。

    李双宜的爸妈把知道的都说了,一门心思都想着自己不能坐牢。

    至于李双宜现在是不是能被放出来,反倒是没人去关心了。

    黄律师那边还在等待李双宜的父母把事情闹得更大,接着就把警察给等来了。

    “你是黄吉强黄律师吧?我们是警局的,请你跟我们走一趟。”两个警察上门把黄律师带了警察局。

    李双宜的父母,黄律师,这几个搞事情的人全都被抓了。

    白娓也没掉以轻心,她找人查过黄律师,就是个律师,李双宜及她父母之前也没有任何接触,就是忽然出现卷入这件事里。

    而且,她还查到,黄律师前段时间个人账户上多了二十万的不明收入。

    黄律师本人对这笔收入的来源也是闭口不提。

    算算时间,刚好就是李双宜的父母开始拉横幅闹事的时候。

    看来,黄律师背后还有人在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