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巧不成书

    “你没长眼睛啊?”被朱子雅撞到的男人是个四十岁左右,很胖有点秃头的男人,张嘴就骂人。

    朱子雅见撞到人,也赶紧跟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没撞伤你吧?”

    “你他妈的眼瞎啊,把老子的鞋都踩脏了,跪下给老子把鞋舔干净。”秃头男人指着自己的皮鞋,趾高气扬的说。

    “你的鞋又不是我踩的,我只是不小心撞到你,又没踩到你的皮鞋。”朱子雅后退两步,气鼓鼓的跟那秃头男人争辩。

    秃头男人指着她就骂,“你他妈少废话,不跪下来舔干净你今天别想走。小小年纪穿得这么不正经,勾引谁呢?骚气冲天,一看就是缺男人…”

    话没说完,一块抹布忽然朝他飞过来落到他脸上,成功阻挡他往下说。

    “谁?给老子滚出来。”秃头男人拿掉脸上的抹布,怒气冲冲的喊了一嗓子。

    “是我。不用谢,助人为快乐之本,你嘴巴这么臭肯定是刚才去厕所吃屎忘记刷牙,刚好这有块擦厕所的抹布,你用来好好擦擦你的臭嘴,别满口喷粪。”白娓双手环胸的走出

    来,满脸冷嘲的看着那秃头男人道。

    “你这小贱人…”

    “论下贱谁比得过先生您啊!先生您今年贵庚?有六十了吧,您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出来欺负人小姑娘,您不贱谁贱?为老不尊,老不正经,说的就是您这种人吧?打雷下雨天您可得在家里躲好了,千万别出门,当心出门就挨雷劈。”

    “老子…”

    “您老子不在这,您可别乱认亲戚,谁家有您这么个儿子那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先生我跟您无冤无仇您可别这么咒我。”

    …

    秃头男人对上白娓,一句完整的话没说出来过,先被白娓打机关枪似的叭叭叭的好一通怼。

    朱子雅满脸崇拜的看着白娓,狗狗眼还会发光的那种。

    白娓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两下,问她,“被吓着没?”

    “没。”朱子雅摇头啊摇头。

    怼了秃头男人一通后,白娓本打算带着朱子雅离开。

    刚要走,又被秃头男人拦住。

    刚要开怼,就听到有人叫她名字。

    “小白,你也在这吃饭呢!”白娓扭头,就看到韩导。

    就跟韩导打招呼,“好巧啊,韩导你也来这吃饭。”

    “是啊,我约的王经理来这边谈事情。”韩导说完,就把罗经理也就是那个刚才被白娓一通怒怼的秃头男人介绍给白娓,“小白,这就是王经理。”

    呵呵,还真是巧啊。

    白娓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那秃头王经理怒气冲冲的对韩导说,“韩导你们认识?”

    “是啊,小白是我们…”没等韩导说完,就被秃头王经理怒气冲冲的打断,“她刚才对

    我态度相当恶劣,除非你让她现在跪下来跟我道歉,否则院线的事就不要再说了。”

    韩导看向白娓,似乎在问,“什么情况?”

    白娓耸肩,一脸无辜的摊了摊手,指着秃头王经理说,“这个秃头老男人人品太差,咱不跟他合作。”

    “真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就他那小破电影,我要是不给院线,他就别想上院线播出来。”秃头王经理大言不惭的说。

    韩导这种搞艺术的人最是清高,他可以请你吃饭餐桌上谈事情,但不允许你诋毁侮辱他的作品。

    这是禁忌,是逆鳞。

    “我还真就不信了,我的电影还真就不走你们公司的院线了。”韩导直接表态。

    秃头的王经理显然没想到韩导竟然会这么轻易的真就放弃他公司的院线,惊讶过后,就是嘲讽,“那我倒要看看,除了我公司的院线,你们还能谈到什么院线?”

    末了,他又补充一句,“你们要是能谈到比我公司更好的院线,我跪下给你叩头叫爷爷。”

    “就你这样,给我当孙子我都嫌弃。”既然都撕破脸了,韩导也没给秃头王经理留面子,直接开怼

    “你…”秃头王经理刚开口还没来得及说后面的话就被打断,“小雅,你在这做什么?”

    这时,就看见一个微胖看着很和善的中年男人从外面进来,紧接着就见朱子雅扑过去抱着来人撒娇似的喊了声爸爸。

    他就是朱子雅的爸爸?跟白娓想想中不太一样。

    白娓想象中朱子雅的爸爸是那种温润俊朗的帅大叔,可现实中朱子雅的爸爸是个微胖长相中等的和善大叔。

    “朱,朱总。”秃头王经理认出朱爸爸来,尤其是见到朱子雅扑过去叫他爸爸的时候,

    他脸色都有些发白。

    “宝贝怎么了?眼睛怎么都红了,谁欺负爸爸的小宝贝了?”朱爸爸注意到自家宝贝女儿有点红的眼睛,赶紧问。

    朱子雅扁嘴,指着秃头王经理说,“他欺负我,我撞到他都道歉了,他还骂我,还要我跪下给他把鞋子擦干净。我又没踩到他的鞋,白娓帮我他还骂白娓,还说要打死我们两。呜呜呜,爸爸我好害怕呀!”

    “误会,都是误会,朱总您听我…”秃头王经理急得额头冒汗,要解释。

    朱爸爸手一挥说,“看来王经理是看不上我朱某人,这样的话之前谈的合作就此作罢。

    小雅,叫上你的同学,我们去吃饭。”

    “好的呢,爸爸你先过去找妈妈,我们马上来。”朱子雅松开朱爸爸的胳臂,就去搂白娓。

    朱爸爸也不参合女儿和小伙伴的交往,朝白娓笑笑就去找他老婆去了。

    跟老婆分开的大半天,想她。

    “韩导,那我先过去了,别的事我们稍后聊。”白娓跟韩导说。

    韩导点头说,“行,你去忙你的去。”

    韩导跟着就离开。

    白娓跟朱子雅走到包间门口,就收到一条消息,打开一看,是韩导发过来的。

    信息内容,是朱爸爸的身份。

    原来,朱家在国内有多家电影院线,在这方面是当之无愧的巨头。

    韩导委婉的提醒白娓,要是能拿到朱家这条院线的合作,那他们的电影上映后肯定亏不了。

    白娓看完就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吃饭的时候,白娓没有提及韩导说的那件事。

    直到离开,都没有跟朱爸爸提过一个字。

    最后还是朱爸爸主动问白娓,她才提到院线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