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上映

    朱爸爸问白娓要一份送审的片子,说要先看看片子再做决定。

    白娓跟朱爸爸约好第二天让人把片子送到朱爸爸的公司。

    随后,她联系韩导说了这件事。

    电话那头的韩导高兴得不得了,一个劲的夸白娓说她是福星。

    第二天晚上,朱爸爸联系了白娓,答应给安排院线。

    这个消息白娓转身就告诉韩导。

    韩导这边也非常高兴,他对自己的作品有信心。

    虽然这次的电影是小成本电影,但整个剧组的人都非常努力。

    拍出来的作品他本人也非常满意。

    他相信这次的片子一定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电影上映之前,没有过多的宣传和广告。

    基本上是这么悄悄的上映。

    开始的两天成果一般,但到第三天的时候,有了反转。

    上座率直线上升,第四天的时候电影院的场次票都卖光了。

    韩导紧接着就把这个消息告诉白娓。

    白娓凭借这部电影在学校又小火了一把。

    她在电影《人生》中扮演的那个双腿残疾坐轮椅却乐观坚强的女孩是得到很多人的喜爱,她对生活积极乐观的态度,她那句台词:“当然要活着,活着就有好事发生。”触动了很多人的心。

    学校很多人都认出白娓来,还有人来找她要签名。

    很多人都问白娓,是不是以后要去拍电影了?

    就连班主任周老师也把白娓找去办公室,跟她谈了这个问题。

    白娓当时就跟周老师说,“这次是帮忙客串个角色,我的目标还是好好读书考上一所好大学,不会去娱乐圈发展。”

    听到她的回答后,周老师才放心了些。

    白娓是个读书的好苗子,聪明好学,更重要的是她自己也愿意学。

    他作为老师,不想白娓在高中这么重要的时候分心去做别的事。

    外界的诱惑太多,他担心白娓会被外面那些花花世界迷了眼,忘却初衷。

    现在听到白娓这么说,他那颗心也踏实了些。

    然后周老师问白娓,“你们马上就要面临分科,你想好以后要学理科还是文科了吗?”

    “理科。”关于这点,白娓早就想好了。

    “跟家里人商量过了?”论成绩的话,白娓还是偏文科稍微好些,但她理科也不差,所以在分科这方面周老师没有过多的干涉。

    白娓点头说,“我家里人尊重我的选择。”

    “那就好,既然决定要选理科,那就好好学。下周有个奥数比赛,我看你挺闲的,就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周老师对白娓说。

    “哦。”白娓点头,然后周老师递给她一张参赛注意事项说明。

    白娓接过来,跟周老师说了一声就离开办公室。

    回到教室就拿出那张参赛注意事项说明看起来。

    “奥数比赛?娓娓,你打算选理科?”黄子怡有点惊讶的问她。

    “嗯,我考虑了一下觉得理科比较适合我。”白娓知道黄子怡打算学文科,她偏科比自己稍微严重些。

    黄子怡皱了皱鼻子不满的说,“那我们岂不是以后就不能同班,上大学也不能同系了?说不定以后连室友都没得做。”

    想到这些种可能性,黄子怡忽然一拍桌子说,“不行,我也要选理科。”

    白娓闻言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说,“你没必要为了跟我一起选理科,高中我们就算不能同班也是同寝室,大学的话,我们说不定还能当室友呢?你说对不对?”

    “我不想跟你分开。”黄子怡扁嘴,不高兴的说。

    “乖,别任性。”白娓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两下说。

    黄子怡皱了皱鼻子,不满意的噘着嘴。

    转眼,又到星期五。

    白娓刚下课回寝室的路上,接到苏青酒的电话,约她见面。

    两人现在是合作伙伴,自然要多见面多联系让彼此的关系更密切。

    白娓回寝室换了身衣服就出门。

    苏青酒约她见面的地方是一家西餐厅。

    白娓今天穿的白色t恤搭配的蓝色牛仔背带裤,看着青春洋溢,很有活力。

    “苏姐今天怎么约我来吃西餐,让我猜猜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了?”白娓找到苏青酒的位置,在她对面坐下,笑眯眯的说。

    苏青酒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此刻也布满笑意,笑着说,“你猜猜看,猜中有奖。”

    “看苏姐你春风得意的模样,这是遇到桃花了?”白娓看她这样就觉得有点像那些遇到心动的男生,谈恋爱时候的样子,就猜。

    “别胡说,就是遇到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罢了。”苏青酒这反应让白娓觉得自己的猜测十有八九是猜对了。

    于是,她就很八卦的凑过去问她,“苏姐,来跟我说说,你那老朋友什么情况?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胡说什么呢?我们都好长时间没见了,就见面说了几句话而已,没别的,你别乱想。”苏青酒嘴上这么说,但微扬的嘴角可不是这么个意思。

    啧啧啧,看来是春心萌动了。

    苏青酒能从渣男带来的伤害中走出来,开展一段新的恋情,白娓也为她高兴。

    那个渣男不值得苏青酒为了他斩断对男人的念想。

    甜甜的恋爱总是要谈的,不谈怎么知道对方适不适合她?

    点了菜,白娓就跟苏青酒聊起来。

    她们聊了一些苏青酒这次回京城遇到的一些事。

    苏青酒告诉白娓,南少的金大腿真太厉害了。

    她这次回去,找人办事的时候都没人敢为难她。

    都知道她是南少罩着的人。

    甚至之前对她避之不及的所谓朋友们,都来巴结讨好她。

    “怎么样,感觉是不是特爽?”白娓眉毛一挑,问她。

    “太爽了。”苏青酒点头,眼底满是痛快,“我之前找他们的时候,他们一个个态度都非常冷淡,甚至还说一些很伤人的话,我都没想到平日里跟我关系不错的朋友竟然是那样的人。”

    “不过这样也好,遭一次难,就看清了那些人。”苏青酒现在倒也看开了,不把那些人放在心上,他们自然也就影响不到她的情绪。

    白娓点头说,“就该这样,昨天的我你爱答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苏姐加油,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嗯,一起加油。”苏青酒点头道。

    两人正说着,忽然有人走到她们桌子旁,轻声细语的叫了一声:“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