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朋友的舅舅是跟周先生是亲戚关系周先生跟我朋友的舅舅去我朋友家的时候我朋友刚好也邀请我去我朋友家做客认识的。”白娓故意使坏,一番话下来直接把唐怡甜给绕晕了。

    看着唐怡甜一脸懵的看着她,白娓心里偷笑。

    她就是故意的,不服咬她啊!

    唐怡甜掰扯好一会儿才理清楚白娓说的话,盛气凌人的说,“少废话,总之我不准你接近我斯年哥哥,等会你识趣一点乖乖的主动走,你听到没有?”

    “唐小姐,我建议你这番话应该对周先生说,我是走是留,他说了算。”白娓心想,你以为我愿意留下来啊?有本事你冲周斯年咋呼去,冲我吼有屁用啊。

    什么破毛病,疯狗似的逮着人咬可还行。

    “你少跟我找借口,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不就是见我斯年哥哥家世好就缠着他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吗?我告诉你,野鸡就是野鸡,飞上枝头也变不成凤凰。”白娓忘了,唐怡甜可没忘,前两年在京城她害自己丢了多大的脸?

    那次的事情过后,她被家中长辈责罚,险些被逐出家族。

    要不是她爸妈极力护着她,她自己又跪在长辈跟前求了许久,怕是真的要如她的愿了。

    “同样的话送给唐小姐。还有啊,这大白天的唐小姐怎么还做梦呢?什么家鸡野鸡的,放着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去当鸡,唐小姐这癖好也是够独特的。”来啊,互相伤害啊,谁怂谁是孙子。

    白娓见唐怡甜被她那番话气得满脸怒火,继续不紧不慢的说,“奉劝唐小姐一句,好好做人,别一天到晚做白日梦去当什么野鸡凤凰的。人家凤凰命的都是皇后,你算个什么?”

    “你……”唐怡甜怒拍桌子就要骂白娓。

    没等她骂出口,周斯年回来了。

    “聊什么呢?似乎很激动的样子。”周斯年佯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随口问了一句。

    白娓差点没忍住送他一个大白眼。

    要不是刚才自己看到他在旁偷听,差点都要信了。

    “聊唐小姐最近总是做梦,不分白天黑夜,挺特别的。”白娓笑眯眯的看着唐怡甜说道,那语气,似乎两人聊得非常愉快似的。

    “白天也做梦?那岂不是白日梦,这寓意不大好,唐小姐要不找人看看。”周斯年一本正经的说。

    唐怡甜脸色唰的一下更难看了。

    接着就见她噘嘴,然后挽着周斯年的胳臂撒娇说,“都怪人家太想斯年哥哥了,周爷爷跟人家说可以来见斯年哥哥人家就高兴得晚上睡不着觉,白天做梦都想着斯年哥哥。”

    嘶,白娓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鸡皮疙瘩掉一地,太肉麻太膈应人了。

    “你好好说话。”周斯年把胳臂抽出来,把她身体推正做好。

    “斯年哥哥你想吃什么?我帮你点。”唐怡甜歪着头笑得跟花儿似的,问周斯年。

    周斯年拿过菜单说,“你点你想吃的就行,我想吃什么会自己点。”

    “那斯年哥哥帮我点好了,斯年哥哥喜欢吃的东西我都喜欢吃。”唐怡甜单手托腮,笑得很甜的看着周斯年,一副我眼里心里都只有你的模样。

    妈呀,唐怡甜这戏是不是有点过了?

    白娓看着都觉得尴尬。

    也难为唐怡甜这独角戏还能演得这么投入。

    换成她都快尴尬死了。

    周斯年也蔫儿坏,点的菜都是内脏,什么爆炒猪肝,酸辣鸡杂,泡椒牛肚,还有炭烤猪脑,汤都是猪肚汤。

    白娓看到他点的那些菜,差点没笑出声来。

    “再来一个凉拌苦瓜,谢谢。”白娓还专门跟服务生说,苦瓜要苦一点的。

    再看唐怡甜,那张脸再也甜不起来。

    白娓假装没看到,其实肠子都笑得打结了。

    “斯年哥哥,人家不喜欢……”唐怡甜话还没说完,就被周斯年打断,“这些菜都很好吃,我很喜欢,你待会可要好好尝一尝,尤其是炭烤猪脑,特别好吃。”

    “呃,斯年哥哥喜欢吃的吗?”唐怡甜脸上表情顿时就精彩了。

    等菜上来的时候,她看着桌上那些菜,欲哭无泪。

    这些内脏能吃吗?

    她从没吃过这些东西。

    那是猪大肠吧?能吃吗?

    还有一股子怪味,好恶心。

    那是猪脑花?好可怕的样子。

    唐怡甜拿起筷子半天都落不下去,最后落到白娓点的那盘凉拌苦瓜上。

    在这些五花八门的内脏大餐里,那道凉拌苦瓜简直就是一股清流,翠绿翠绿的颜色就让人喜爱。

    下一秒,唐怡甜捂着嘴差点吐出来。

    好苦!

    超级苦,这苦瓜为什么这么苦?

    唐怡甜眼泪都差点掉出来。

    再看吃得兴致勃勃的白娓和周斯年,她越觉得委屈。

    “唐小姐别客气,快吃啊。尝尝这九转大肠,非常好吃。”周斯年用筷子给她夹了一段起大肠放到她碗里。

    唐怡甜心想,这是斯年哥哥给自己夹的菜,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吃下去才行。

    大不了宾主呼吸咀嚼几口就咽下去,再喝一口茶水压一压味儿总行吧?

    可当她夹着那块大肠送到嘴边,那股味儿直接钻进她鼻子里,她脑子里就想到猪大肠里面以前是装什么东西的,嘴巴是再也张不开。

    “呕。”唐怡甜放下那块猪大肠,捂着嘴干呕了一声。

    “唐小姐你这是不喜欢我点的这些菜吗?”周斯年有些面露不悦的问。

    唐怡甜赶紧摆手说,“不是不是,我最近胃有点不舒服,这些味道比较重的东西我吃不下去。”

    “这样啊,那你尝尝这道炭烧猪脑,这个味道比较清淡。”周斯年这回直接起身把整个猪脑都放到她面前,一边给她介绍,“这道炭烧猪脑非常新鲜好吃,都是刚取出来的新鲜猪脑用锡纸包裹着上火烤,然后撒上蒜泥辣椒等作料,味道特别好,跟吃豆腐脑似的。你看这纹路,就知道这脑花特别好。”

    “呕!”唐怡甜捂着嘴,眼角都开始流眼泪了。

    周斯年略带诧异的问她,“唐小姐你怎么了?”

    “我肚子疼,呜呜呜,斯年哥哥你送我回家好不好?我难受。”唐怡甜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这些食物对她而言简直就是噩梦,多看一眼她都会忍不住呕出来。